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的话让墨翎扫出去的剑一顿。

    而彼时木槿已经收回另一只抓着墨翎臂膀的手。

    墨翎的一顿给了敌人近身的机会。

    这一幕正好被木槿看在眼里,只见她一个旋身一手推开墨翎,一手握着匕首贴身迎了上去没有任何花哨的抹了对方的脖子。

    上一次这一把匕首只是吸了老虎血,这一次该是吸人血了,而她的这一双手至今日起将不会再干净了。

    “更不只是可换可送的物品。”一个利落的回手,木槿回身之际看着墨翎又说了一句,而此刻木槿的眼神冰冷刺骨与这周身的杀意很是相称,这眼神是墨翎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木槿的话让墨翎想解释,但这漫天的杀意没有给墨翎解释的时间,手起剑落血洒满地。

    一场杀戮在雨幕下拉开了序幕。

    那泼地的鲜血连那漫天的大雨都来不及洗刷。

    在木槿杀得有些麻木得时候,她的腰肢被一只手给揽住,她本能的回手就是一匕首,却在要扎到对方的胸膛之际愣是一个反手挥向了旁边刺过来的一把利剑。

    下一秒她的身子便被人带着腾空而去,将那一帮还没杀完的黑衣人落在了身后。

    木槿不知是该感叹搂着她的男人心大还是该感叹他胆大,茫茫杀戮中就那么搂住她还将胸膛露在了她的利刃之下,连她的匕首扎过去挡都不挡一下,他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她会及时收手而不会那么一刀戳下去。

    不得不说他搂得还真及时,她的身子骨锻炼了近一个月,比刚来那会要强悍一些,但是在面临着数不清的专业杀手的时候,这身子骨还是欠妥的,她此刻已经是仅凭一股毅力支撑了,战斗不结束她是不会倒下的,只是受伤却还是难免的,毕竟她已经不小心被砍了一剑了,也不知道有毒没毒。

    木槿不知道墨翎要带她去哪里,总归不会带她去死就是了,除了对着随时可能再出现的危险的警惕,靠在墨翎的怀里,木槿倒是很安心。

    眼前的树木以风一般的速度在倒退,蓑衣蓑帽早在打斗中丢落,夹杂着雨丝的风更是迷了木槿的眼睛,杀气越来越远,等她感觉停下来的时候,头顶上方已经没有了那将落下的冰凉感,伸手想要擦掉眼睛上的雨水,木槿这才惊觉自己的左手臂竟然僵硬得有些不能动弹了。

    明晃晃的中毒二字飘过脑海。

    奈何眼前一片漆黑,木槿什么都看不见。

    这时墨翎松开了揽着木槿的手,向一边走去,不待木槿开口询问,眼前的一片漆黑突然被一抹亮光给驱散,木槿这才看清眼前的情形。

    不是很大,十几个平方的样子,柴火沾了三分之一的地方,还有些稻草,目测下去她没看到门在哪里。

    光源是一盏油灯,看到这盏油灯的时候,木槿脑中闪过狡兔三窟这个词。

    墨翎抓了些稻草架了些柴火,然后用油灯点燃,边脱衣服边回首招呼木槿,“过来。”

    大概是经历的异常杀戮,木槿的心底似乎没再那么郁结了。

    木槿边走边解开了衣带,走到火堆前的时候,已经将外衫脱了一半,之所以一半是因为左手僵硬了,她只能一只手脱,所以比较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