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何什么?”木槿好似失忆一般,十分迷茫的问了这么一句。

    “不许装傻。”墨翎使劲地掐了木槿的腰一下。

    “我没有。”木槿无比冤屈的说了一句。

    墨翎磨了磨牙,知道自己今天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外面一帮属下在等着,他没时间跟她耗。

    “好样的,木槿。”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松开挟制住木槿腰肢的手,墨翎大步向那落在洞内的一处光亮处走去。

    木槿一个没站稳跌坐在了地上,然前行的人看都没看她一眼。

    木槿呼了一口气扶着腰肢从地上站了起来,踩着软绵的脚步跟着墨翎的脚步向外走去。

    刚刚她差点就什么都说了,墨翎太精了,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利用自己的声音让她差点失陷的,又是为什么这么执着的问她这么奇怪的问题,以前不是唯恐避之不及吗?每次不是甩她就是掐她,这次这么主动地贴上来,还问这么敏感的问题,她若说什么奇怪的话,他该如何,打算跟她断袖吗?

    他是被她刺激过头了吧?

    不能再这么玩了,以前她故意恶心他来着,现在她可是对他存了心思的,若是他成了断袖,她以后要怎么办?

    她不是真的只有十四岁,所以即便次次否认只是喜欢墨翎的声音也不能否认看见他与罗莲亲密时的不适。

    一次两次可谓是错觉,那么三次四次呢,她绝不是逃避的人。

    当然,首要的还是要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姑娘,要是有的话,她的心思也该收一收了,她没兴趣抢别人的东西,也没兴趣做别人的小三。

    走到洞外,木槿才发现自己一直藏身的地方是一处身处深林之中的山壁。

    而洞外十来个人正单膝跪地的对着墨翎汇报着情况,她出来的时候只勉强听到了句‘清理干净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刺杀的人不止他们遇到的那一拨。

    所以,她的将军到底是有多拉仇恨,外出一趟,一路上那么多的刺杀等着他。而他这么淡定,又到底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才会对待刺杀跟对待吃饭一样平凡。

    “散了吧。”听完了汇报,墨翎对着眼前的十来个人一挥手。

    “是。”十来个人应声瞬间消失在了眼前。

    墨翎没看踩着软绵脚步出来的木槿,而是走向了拴在树上的一匹马,将它解了下来一个翻身骑了上去。

    木槿没主动贴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没动,她现在摸不准墨翎是什么心思,就觉得有些危险,他若是不叫她,她跑回去便是。

    “愣着做什么,想跑回去?”

    木槿刚想完,墨翎一声呵斥就扑面而来。

    木槿眨巴了两下眼睛,这样冷冽的将军才正常,刚刚在洞里那样的不正常,危险。

    “不想。”木槿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一声,然后踩着软绵的脚步走向了墨翎。

    木槿刚一走进,墨翎一个弯腰像拎小姐一样将木槿从地上给拎上了马背,然后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松了手甩起了马鞭驾起了马。

    而木槿完全是侧坐在马鞍之上,墨翎这么一松手她完全没有支撑,马儿一个狂奔差点将她甩出去,她几乎是本能的伸手揽住了墨翎的腰,紧紧的抱着,而墨翎的马儿即便是在丛林中也跑得很快,让她连换一个姿势都办不到,只能紧紧的抱着墨翎。

    而这一抱便一直抱到了军营,一路上马速就没有慢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