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军交战,小战不断,几乎是隔三差五的就会交锋。新兵都是一个月后才准许入战场的,除却第一天来的乌龙,这算是这四十五人第一次真正的上战场,可谓是首战了。

    入了战场并没有多少花哨,前面两军的将领叫嚣上两句,然后一声令下,战鼓铮铮,两军便开始了对垒战。

    呐喊声厮杀声,仅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空气中便弥漫上了满满的血腥之味。

    每每战场上有战斗,身在军营总是会远远的听见厮杀声,但远远的听见与身临其境那种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不管是不敢杀人的还是不想杀人的,在被血色模糊了眼睛,在被战鼓激发了斗志,一切都变得那么顺利成章,再多的想法在这一刻只化为了一句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战争是残酷的,即便知道对方与自己无冤无仇,即便知道对方与自己只是立场与信仰的不同,但是刀戟挥得却是毫不留情,因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谓阵型就是不得擅自离队进行个人喜好的战斗,必须服从指挥,听从指令。而这通常涌上去的是一群人,所以队友与队友之间的距离难免要近一些。

    而这所谓的近一些很好的给人一些人刺杀木槿的机会。

    在战场上被敌人包围住厮杀是很正常的事,但木槿从没想过自己会被自己这一队的人给包围住厮杀。

    本来是一群人冲锋着杀向敌人的,却在她的刀戟要挥向敌人之际,她的一左一右还有后方纷纷插出了暗刀子,而正前方敌人的刀戟已经迎头挥下。

    她这也算是四面受敌了。

    木槿几乎是当机立断的将自己的身躯暴露在了敌军的刀戟之下,明枪总比暗刀强,谁知道上面有没有抹什么不必要的东西。

    敌人的刀戟穿肩膀而过,但她却就着这个空档将那人与自己掉了个位置,然后那人便被三把刀从三个方向命中,转身间那三人的面容清晰的映入了木槿的眼帘。

    三人见刺杀失败想逃,却忽略了木槿的狠厉,木槿果断的往后一退硬生生的将那柄穿肩而过的刀戟抽了出来,然后状似愤怒一挥手,那刀戟不偏不倚正好将左边那人毙命,而右边那人木槿直接射出了暗针。

    伤了还想跑根本就没有可能的事。

    今儿个若不是她反应快,若不是迎刃而上,此刻躺在地上的就该是她了。

    从后面刺木槿的那个反应极快再加上站了好位置,发现失利后极快的钻入了人群跑了,但即便如此,他的模样她也记住了。

    若不是墨翎的配合三营命令在先,若不是她要好好的当完三年兵,今儿个他就别想活着走出战场。不过也不妨,且让他多活几日。

    在这军营里想要她死的人且能让营队里的人听他指挥的,除了吴海木槿想不到第二个人。

    战场上刀剑无眼,她死在战场上,谁知道她究竟是被谁杀死的。

    真的是很好,她没惦记着他的命,他倒是时刻惦记着她的,真真是很好。

    李牧刚好与木槿分到了一起,很好的见证了木槿刚刚那一出被插刀又狠厉拔刀的那一幕,至于那些暗招他是没看到,但光这一下就够他看的了。

    他斩杀了一个敌人飞速的窜到木槿的身边,“老大,你这肩膀没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