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再次回到营帐的时候夜色已经拉下了帷幕。

    帐内很黑,但那微弱的呼吸却清晰可觉。

    点上油灯,木槿那张苍白的容颜在油灯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苍白。

    小小的身子蜷缩着,胳膊上肩膀上都绑着绷带,衣衫上还沾染着血渍,这模样怎么看怎么有几分可怜的味道,然墨翎却知道,这瘦弱的身躯下藏着一个怎样坚韧的灵魂。

    墨翎前脚入营帐没多久,只是站了一会,后脚老军医全贵就提着药箱来了。

    “将……”全贵刚要给墨翎行礼,墨翎摆了摆手,示意他直接为木槿看伤。

    全贵吞了后面的那个字,提着药箱走到了木槿的床榻边蹲下。

    然他的手刚搭上木槿的手腕,就被一个用力反握,疼得他一个没忍住哎哟了出声,“哎哎哎……”

    三声哎哎得木槿睁开了眼睛,见是老军医,木槿有些不好意思的松了手。

    “你这小娃娃,受了伤还这么大手劲,你胳膊不想要了。”全贵握着自己的手呵斥了一句,只不过不是因为自己被抓疼了,而是担心木槿的臂膀。

    “呵呵……”木槿傻笑了两声,微微用力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我不知道是您,真是对不住……”

    身子的无力让她睡了过去,但是肩上的刺痛让她睡得很不踏实很是浅眠,一有动静她就醒了,这反握只是一种本能。

    墨翎在一旁看得冷眼,不管此刻木槿脸上笑得多灿烂,都掩饰不了她前一刻的本能防备。

    “捏疼了老夫是小,你这胳膊可不能用力,你这娃娃真是……”全贵说了两句不想说了,这孩子已经是军医帐的常客了,昨日才去的,今日没想到又有她一个。

    说着老军医甩了两下手就去搭木槿的手腕,“失血过多,脉象薄弱。”说了两句,又伸手去解就肩上的绷带。

    木槿没动,很是配合。

    全贵什么样的伤口都见过,倒是没被木槿这伤口的血肉翻飞给惊到,倒是在他摸索了一下伤口周围的骨头时惊奇的呀了两声,“奇了,奇了,竟是没伤到骨头,都穿过去了,竟是擦着骨缝而过……”

    在一旁观看的墨翎听到老军医的呢喃,看着木槿的眸色不禁深了几分。

    “不过虽没伤到骨头,但经脉还是受损了,便是不用养三个月,至少要好声养上一个月,不然这胳膊以后就不能提重物了,听见了没有,小娃娃。”

    “是,谨遵大叔教诲。”木槿回答的很是乖巧。

    全贵重新替木槿上了药包扎好,然后说了一句,“待会老夫让人给你送药,你好生养着。”

    “谢谢大叔。”

    全贵对木槿摆了一下手,然后对墨翎行了一个礼,“将军,下官告退。”

    “劳烦您了。”

    “将军客气。”说着,全贵退了下去。

    全贵一走,墨翎就冷冷的看着木槿,看得木槿浑身冷飕飕的。

    摸了摸脸,木槿看着墨翎道:“将军看着我做什么,莫不是我脸上有字。”虽是晚了点,但军医能来,定是他吩咐的,所以木槿决定对墨翎脸色稍微好点。

    墨翎又看了木槿两眼,什么也没说,直接甩袖走向了书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