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对表情很是观察入微,哪怕白泽只是心虚了一小小下,但木槿还是看到了,心中有几分了然,随即不再与白泽斗嘴,而是低头吃饭,她真的很饿。

    白泽见木槿不理自己又换了个话题,“小木槿,你这伤了肩,哥哥我至少一个月都吃不到你做的菜了,你看,哥哥给你送饭送水,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以后多做些美味来犒赏哥哥呢?”

    木槿低头吃饭。

    “咱们换个交易好不好,哥哥天天给你送饭送水,送多少天,你以后就给哥哥做多少天的饭怎么样?”

    “哥哥的意思是,你替你家将军做的时候,顺便给我带点,这样总可以吧?”

    “你看哥哥以后将天天给你送饭送水的,你就不感动?”

    ……

    白泽三句不离吃,一直到木槿吃完了饭他也还没住口,木槿忍了忍来了一句,“白副将,请问你除了吃你还能说点别的吗?”你一副将整天将吃挂在嘴上真的好吗?

    白泽的嘴一直咧到了耳朵,然后一本正经的回了句,“不能。”

    木槿将碗筷往前一推,“我吃好了,白副将可以走了,顺便将碗筷一起带走。”

    “不急,咱们……”

    “将军。”木槿抬眸喊了墨翎一声。

    墨翎没出声,不过却抬眸看了过来。

    白泽觉得后脊背一凉,对着木槿龇了龇牙,“算你狠。”

    丢下一句,抄起碗筷就迅速的离开了,不是他怕墨翎,实在是今晚的饭菜清水都是墨翎吩咐的,他正好听见就接了差事,且炫耀到现在墨翎都没有出声,他委实心虚了一些,此刻不走,要是墨翎说了真相,他这交易可就更不好谈了。

    白泽的离开让木槿松了一口气,她实在不明白这么一个话唠活宝是怎么做副将的,又是怎么被人称作白面书生的,她委实看不明白。

    见白泽识相的走了,墨翎又低下了头继续看文案,只是究竟看进去了多少就不知道了。

    木槿看了墨翎一眼,见他在看文案,便走到水盆边然后拿起自己的毛巾放了进去,先洗了手和脸,然后将水挤干一点一点将胳膊上乃至胸前的血渍一点一点擦干净。

    身上的背心也沾染了一半的血渍,此刻早已干枯,裤子上也有。

    裤子好换,她里面还有条短的,不至于短的也染上了血迹,只是这背心,铁定是要脱得,且她里面什么都没有,后面还坐着一尊佛,这要怎么办?

    木槿磨磨蹭蹭的将该擦干净的地方都擦干净了,然后犯难的杵在那。

    特么的她可是个女的,虽然才小荷露尖角,但一看就是个女的,被看光了是一回事,身份露馅了才是头等大事,这可不得了。

    可干杵着算怎么回事,赶将军出去?自己找借口出去?不管哪个都很有问题,可衣服不换也很有问题啊!

    想着,木槿先坐在床榻边脱了外裤换了个干净的,边换边时不时的瞄墨翎两眼,见墨翎正一心一意的看文案,提着的心稍稍放了放。

    换好了裤子,木槿起身背对着墨翎,拽了拽背心的衣角又回眸看了墨翎一眼,见墨翎还在看文案,最后一咬牙,眼一闭,以最快的速度将带血的背心给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