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将军……”木槿边喊边站了起来,“你没事吧……”说话间,木槿已经走到了水盆边,并弯腰左右开弓一手去捡盆子一手去捡毛巾。

    只不过这左手刚碰到毛巾便被一只大手给连手带毛巾的裹入了掌中,“胳膊不想要了?”

    木槿想说捡个毛巾而已没事,但碍于墨翎周身那冷飕飕的气息愣是憋住了嘴没开口,可为毛她还是觉得他的气息又冷了一些。

    “一边待着去。”

    人被顺势拉着站了起来,大手从她的手上拿开,抽走了她掌间的毛巾,顺手又拿走了她右手的盆子,连带着搁下了一句冷凛中夹杂着嫌弃的话。

    木槿撇了撇嘴往一边踱了两步,真不知是被谁惹着了,洗个脸还将水盆洗到了地上,架子都坏了。

    又或者是架子坏了将水盆洒到了地上?

    谁知道呢?

    总之她一边待着不撩虎须就行。

    “白泽。”墨翎突然喊了一声。

    “是。”白泽立刻起身站了个军姿,站完之后之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

    刚想说些什么一件袍子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他本能的伸手接住,掌间满是湿润。

    “弄干了。”

    白泽眨了眨眼睛一副蒙圈的模样,而墨翎直接穿着雪白的里衣坐到了饭桌前,慢条斯理的将盖着饭菜的盖子拿掉,径自取了空碗开始盛饭。

    木槿幸灾乐祸的看了还没在蒙圈的白泽一眼,跟着坐到了饭桌旁,刚想拿空碗,墨翎直接将手中盛好饭的饭碗往她手里一塞,又重新拿了个空碗。

    让将军盛饭的兵也没谁了。

    木槿觉得今天的饭碗有些重,想着便抬眸朝墨翎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就移不开视线了,瞬间就直了眼。

    半开的衣襟将那白瓷般的胸膛遮得半露不露,满身的禁欲气息,这特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在木槿被墨翎那半开不开的胸膛引去心神的时候,白泽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墨翎,不带这样欺负人的。”一句话满满的控诉,手中的袍子更是被团成一团,大有要揉碎的架势。

    白泽的这一吼将盯着墨翎看的木槿给吼了一个回神,回神的木槿抓起筷子刨了两口饭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我去,声控就算了,现在还被墨翎的色相给吸引,木槿觉得自己迟早要死在墨翎手里。

    墨翎的气息又冷了几分,抬眸凉凉的看向白泽,“弄干袍子或者查清在药碗中下毒的人。”

    一句话瞬间让白泽换了个脸,“那什么,弄干袍子而已,小事一桩。”说着走到一边将手中的袍子平放在床榻之上,然后掌下运力在袍子上抚过,只见白气妖娆,袍子瞬间干了,“这架子什么的太不结实了,我重新给你换一个,还有这盆子都破了,我全部给你换了。”说着,就将盆子和瘸了腿的架子给拎了出去,连带着他自己也消失在了营帐内。

    木槿咽了一口饭,这人真是专踩人七寸,瞧瞧白泽,前一秒还一副誓死不从欲要反抗的模样,下一秒直接舔着脸干起了活,这七寸踩得简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