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泽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墨翎下手这么狠,他也不需要顾念情分下手留情,关键是墨翎奸诈啊,若是墨翎在先他在后,他在被揍了之后肯定会猛还手的,他就知道没有这么好康的事。

    但事已至此,他除了挨揍就只能挨揍,可不能在士兵面前丢了尊严。

    墨翎与白泽没仇,相反的关系还很好,但木槿愣是看出了墨翎要将白泽揍得爹娘都不认识的架势,所以说智商低是硬伤啊,没瞧见白泽被墨翎坑得都要哭了么?

    也就是白泽这个呆子,要是给她机会先出手,她必定会往死里揍得,哎……

    ‘哐当’一声锣鼓敲响的时候,白泽只觉得终于见到了太阳,明明浑身疼的要死,还要做出一副我没事的模样。

    而此时墨翎完全不去理会白泽在想什么,而是对着众位士兵道:“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当你们成为对手的时候,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否则吃亏的便是你自己,明白?”

    “明白。”能不明白吗,白泽的惨状已经成了铁血的示范。

    “如此,开始吧。”说着,墨翎退到了一边。

    下一秒四十四人自动组队,然后开始对对方出手,那下手叫一个狠啊,不狠没办法,因为待会对方会更狠的还回来,于是训练场上就出现了一幕比一幕凶残的揍打。

    站着看了几轮,大概觉得效果不错,墨翎这才转身离开,他只需布置下任务,并不可能整日待在这里,而这些士兵若连这点自觉性都没有,那么也没资格让墨翎亲自训练了。

    见墨翎离开,白泽立刻麻溜的跟上了,木槿也自觉地跟了上去,然后便隔着点距离听着白泽的抱怨。

    “翎,你下手太狠了,我跟你有仇不成。”

    “作为演示官必须要真实,这才能激发将士们体内的血性。”

    白泽被噎了一下。

    “那你也没必要这么用力吧,我觉得我都要内伤了。”

    “若是我揍了你一顿然后站着不动让你还手,你会手下留情?”

    白泽再次被噎离开一下,他没办法回答不。

    “你奸诈,故意让我先动手。”

    “你可以拒绝的,但你没有,怪我?”

    这一次白泽被噎得再也没办法反驳了,总之就一句话他被墨翎给坑了。

    “算你狠。”白泽咬碎了一口银牙大步离去,他怕他再留下会忍不住和墨翎动手,而动手的后果是他会更惨。

    木槿默默地给白泽点了一柱蜡,表示同情……

    木槿不知道该说墨翎隐忍力太好还是隐藏力太好,直到夜晚临睡墨翎脱衣服无意扯开里衣的衣襟时,木槿这才看到墨翎胸前的青色淤青。

    那只是惊鸿一现,墨翎便灭了灯躺上了床榻。

    而这惊鸿一现却像猫爪一样抓得木槿的心痒得厉害。

    这人那么重的淤青为何不擦药?或许要在黑暗里摸索着擦?可已经等了好一会,为何还没有丝毫的动静?他就准备顶着这身淤青过活么?虽然比起流血不算什么,但是能减少痛苦为何不减少呢?

    满脑子的问题绕得木槿都晕眩了,然后一个冲动就那么喊出了口,“将军……”

    喊出口之后她就后悔了,他有伤不治关她什么事,她瞎操个什么心。

    “恩。”

    然不远处的那声轻应让她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