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闻言,墨翎微抬眸看向木槿,“打算怎么做。”

    木槿扬起一口白牙,“以其人之身还其人之道。”

    “先去找谁?”这就是应承的意思了。

    “找吴大监军就好。至于那个小虾,弄死了还会换新的,不如留着知道的好掌控。”

    墨翎面具下的眉微挑了挑,木槿一直说自己睚眦必报,他以为她会逞一时之快,不曾想她竟是有这么深的考量。

    略微顿了下思绪,墨翎便站起了身。

    见此木槿眼睛一亮也跟着麻溜的站起了身,头一低直接吹灭了油灯,再然后往前跨了两步直接扑进了墨翎的怀中双手环住对方的腰身,“将军可以走了。”话语里带着急切与兴奋,并没有半分自己投怀送抱的突兀。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墨翎的身子僵了僵,而后涌上心头的是久违的眷恋,自那晚她莫名的鬼叫之后,他就没再触碰过她半分,明明才过去几日,明明日日可以见到,但他却是意外的有些想念她的温度。

    而对方却感觉上去那么没心没肺,这感觉让他有些心塞。

    收手将木槿拦腰抱住,使得木槿的身子更加贴近他的胸膛,下一秒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营帐之内。

    木槿扑墨翎的时候没感觉什么,可当那铁臂揽上她的腰肢的时候,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这扑是扑得多么的不适宜,然下一秒那久违的快速移动感瞬间转移了木槿的心思,以至于到了吴海的营帐外,她还在恋恋不忘那腾飞的感觉,所以……

    “将军,你可不可以教我轻功。”藏在吴海帐外不远处的暗角,木槿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要去怎么收拾吴海,而是朝着墨翎讨要福利,上次这事无疾而终,后来又一件接一件事的发生,她没顾得上,可这玩意上瘾,这不刚感受了一下,又起了心思。

    “好。”

    好?

    木槿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一个没忍住搂在墨翎腰间的手微微用了力,从平铺的放着变成了爪形。

    这一抓抓得墨翎浑身都僵硬了,几乎是快速的用空着的那只手握紧了那抓在他腰上的手,“木槿。”

    “啊?”木槿还才处于兴奋状态,所以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手被墨翎给抓住了,更没意识到这一声低唤中带着隐忍的压抑。

    暗夜里的火堆打过来的散光将木槿面上的迷蒙找了个特亮,亮到墨翎只能以收紧木槿放在木槿腰间的手来以示抗议。

    “吴海身边有两个皇帝赐下的死士,身手极好。你待如何,且与本将军细说,务必一击即中。”墨翎企图用话语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墨翎的话让木槿倒吸了一口气,我去,还皇帝赐下的死士,这特么满是阴谋啊。

    她就说一个没什么实权的监军凭什么跟一将之帅怼起来,尼玛这身后是有大BOSS啊,换句话说,跟将军怼的不是吴海,而是他身后那位。

    不过想想也简单,大概是墨翎这个将军兵权在握碍最高位那人的眼了,却又需要墨翎这样的将军,不能明着来,所以只能暗地里下死手,不然监军这玩意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只是,将军你就这么告诉我真的好吗?这是被信任了吗?

    “将军觉得让吴监军自己摔断腿在床上躺上一个月怎么样?”木槿眸色晶亮的看向墨翎,不掩其中的兴奋。

    这眸光直看得墨翎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