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甚好。”微侧开眸子,墨翎佯装淡定的应了一声。

    “如此将军只要让我靠近吴监军扎他几针就好了。”

    “恩,屏住呼吸。”说着墨翎就搂紧木槿的腰带着她向吴海的营帐窜去,只是刚贴近营帐,内里响起的声音让墨翎驻了足。

    “安排下去,不动声色的伏击,将墨翎训练的那些个兵能弄死几个弄死几个,弄不死也给弄残了,特别是那个亲兵,那药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毒死他,尽一切所能将那个亲兵给杀了。”

    我去,一来就听见这么劲爆的消息真的好吗?想她死好歹有些理由,但那些特训营的兄弟们,又是怎么碍着他了,这是不是太草菅人命了。

    也不知是太生气还是太惊讶,木槿一个没忍住手指微微用力,而她的手掌下是墨翎的腰腹,于是木槿这么猝不及防的一抓直接抓得墨翎一个岔气,再然后……

    “谁。”一声低喝,两道暗影袭来,那速度快得跟闪电似的。

    木槿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墨翎已经揽着她的腰肢闪人了。

    木槿被墨翎揽着进了一间营帐,再然后一个躺倒就地一滚。

    我去,这死士得多厉害,逼得将军都带着她躺床底了。

    “恩……啊……恩……啊……”

    刚一躺定,木槿便听到了这一声声压抑的声音,还没听出个子丑寅卯,她便被墨翎捂着靠外的耳朵狠狠地压进了怀里。

    木槿被压得一愣,这是个什么情况?

    然即便是被压着耳朵,床榻上方那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是透过缝隙钻进了木槿的耳中,那浪浪的声音根本是捂都捂不住的。

    我去,说好的军营呢,说好的女人不能进的呢,尼玛这河蟹运动是个什么鬼。

    这特么是谁的营帐?谁特么那么大胆敢在军营里玩女人?关键是这女人哪来的?不会是两个男人搞的吧?

    一想到这木槿特别的兴奋,好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鬼,于是便开始不安分的伸手去扒拉被墨翎捂着的耳朵。

    木槿被摁着耳朵只能间或的听见几声,且不是那么的清晰,但墨翎就不同了,他可没人捂他耳朵,听得那叫一个真切。这不是重点,重点本该觉得恶心的声音,此刻却因怀中搂着木槿而觉得那声音很是销魂,偏偏此刻怀中的人还不安分,这简直叫他……

    墨翎一个用力将怀中的人往上提了提,然后他垂首贴上木槿的耳朵低声警告道:“安分点,想死么?”

    大概是为了印证墨翎的话,那两道带着极强杀意的气息竟是闯了进来。

    “屏气。”在那两道杀气闯进来之前,墨翎快速的说了一声。

    倒不是他怕那两个死士,也不是对上了没必胜的把握,只是这样的时刻不能与之碰面,不然到了皇帝耳朵里指不定又变成了什么,所以只能躲。

    木槿瞬间停止动作屏住了呼吸,对方的快速让墨翎连唇离开木槿耳朵的时间都没有。

    杀意的气息进来的快也出去的快,床榻上方的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投入,连那暗杀气息闯进来都没半点动静。

    这一进一出再一查探,再快也要十几个呼吸的功夫,而这十几个呼吸的功夫让屏气凝神的两人就那么贴在一起,贴得一人浑身颤栗,贴得一人心猿意马,但这只是个开始,即便那两道气息进来又出去两人也都没敢动一下,甚至连呼吸都没敢呼吸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