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还没走远,再不安分一点,本将军就将你耳朵给咬下来。”说话的时候墨翎是含着木槿的耳朵说的,说着又咬了两下以示真实性。

    靠着贴两下她都受不了,现在被这么含在嘴里咬,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咬,木槿整个身子都软了,哪里还有爬的力气。

    偏偏这咬不是往死里咬,而是那种带着点微痛更像是挑逗的咬。

    木槿觉得自己此刻就像一只被搁浅在沙滩上的鱼,不但没力气挣扎还极度的渴。

    她绝对是要死了,她没想到这身子的耳朵这么敏感,干脆咬死她算了。

    “又或者你想要本将军咬断你的脖子。”

    声音刚落,木槿又觉得脖子一痛,依旧不是那种极致的痛,而是痛中带着点酥麻。

    木槿一个不察轻哼出了声,“恩。”

    这一次木槿是真要死了,没脸见人了。

    她这是妥妥的Sm的潜质啊!

    木槿的轻哼声不大,再加上上方那两人的声音啪啪啪的,就更加不明显,不明显到墨翎以为出现了幻觉,但却又觉得那声音是那么的饶人心扉,于是一个没忍住又轻咬了一口。

    “恩。”木槿根本完全没法控制的从喉咙中溢出了一声轻哼。

    木槿捅自己一刀的心都有了,什么破身子,打架不行,敏感点真是不少,耳朵够敏感了,脖子竟然比耳朵更敏感,让她死吧,让她死吧。

    前不久还是她将墨翎撩得要死不死的,现在她就被墨翎给撩得要死不死的,真是风水轮流转。

    不行,必须反攻。

    再给他咬两口,她真会死的。

    木槿的心思刚起,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空气顿时新鲜了,凉风抚过面颊,让木槿意识到她这是从那到处是糜烂的营帐中出来了。

    然还没待她品出个子丑寅卯,只觉一阵飞快穿梭,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然后脖子一痛。

    “恩。”木槿猝不及防的轻哼出声。

    这一次没有了任何的杂音,墨翎听得很是清晰。

    帐内熟悉的气息让木槿意识到回到了属于她和墨翎的营帐之中,所以无需再忍耐。

    “将军属狗的吗?”木槿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推压在她脖颈间的头。明明是很凶狠的语气,可此刻怎么听怎么软绵绵的。

    墨翎的心被这语调挠得软绵绵的,但出口的音调却是冷飕飕的,“木槿,谁借你的胆子。”

    木槿半点不惧,“不属狗将军为什么咬人?”咬得她都想死了。

    “外有敌人你还乱动,你是宁愿被本将军咬一下,还是愿意被敌人砍一刀,条件有限,为了阻止你犯傻,本将军当时能用的惩罚只有这个。”

    “可是将军为什么咬我的耳朵和脖子?”木槿的底气有些不足了。

    “那你说咬哪里,不如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本将军换个地方咬?”墨翎说得那叫一个一本正经。

    “……”换个地方咬,换哪里咬,她还有哪里能给他咬的。不是,为什么就一定是咬她,他不是一直喜欢掐她的么。

    “以后有事别拖上本将军,省得本将军被你连累。”墨翎一个翻身躺在了床榻的一侧,一副我差点被你连累你还敢抱怨我很不爽的模样。

    墨翎的话让木槿想起今晚是去报仇的,可结果什么都没报成,现在不仅吃了亏还惹了墨翎不爽,她这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可是,将军你能不能别这么小气,我不就是变相骂了你一句,你就说以后什么都不帮我,这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没有这样做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