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呜呜呜,她被撩了,撩得要死不活的,现在还要去哄人,有这样的么。

    “将军……”木槿伸手拽了拽墨翎的衣袖,本是要反驳的话现在变成了认错,“我错了,我不该乱动,以后要是还遇到这种情况,你咬,你爱怎么咬就怎么咬,我绝不反抗,也绝没有意见。”

    木槿的话让墨翎藏在面具与黑暗里的眼睛里闪过一道流光。

    “将军,你别跟小槿一般见识,要不小槿再给你咬一下撒撒气?”说着木槿一个咕噜坐了起来,将脖子朝着墨翎伸了过去,“将军你咬吧,小槿绝不反抗。”

    木槿眼睛一闭脖子一横,一副狼牙山五壮士的模样。

    墨翎嫌弃地伸手推了木槿一把,木槿一个踉跄从床榻上滚到了地上,“睡觉去。”

    咬吗?

    比起咬他更想舔她,但不能。

    咬了几口就好了,再咬下去会出事的。

    被推翻在地木槿也不生气,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将军,晚安。”起身拍了拍衣服,道了声晚安,木槿回了自己的木榻,半点不提之前发生的一切,她得好好反省反省,到底她是哪根筋搭错了,被人咬了一下就发出了那种羞人的声音,简直了。

    或许是当时那个场景太糜烂?被同化的?

    怎么说她也不是一个真的什么都不懂的十四岁小孩好吧?

    所以她这赔了夫人又折兵这账该算谁头上?

    ……

    隔日,木槿以为墨翎至少要晾她个几天再理她,却不想一大早起来他就兜头扔给她一本书,“内功心法,自己学。”

    木槿脑子还没太清醒,直接被这一本书给砸得一个蒙圈。

    直到墨翎走到帐帘处,木槿陡然清醒,“将军,我不识字。”

    我去,她不识字啊,扔给她一本书是什么意思。

    墨翎停步回眸看了木槿一眼,木槿觉得那一眼很有深意。

    “想学,就自己想办法。”丢下一句极其冷漠的话抬脚走出了营帐。

    坐在床榻上捏着一本书,看着那落下的帘帐,木槿的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这是报复呢报复呢还是报复呢。

    知道她不识字,还丢给她一本书,什么意思?咳,虽然她不是真的不识字。不对,莫不是在试探她?她识字不识字好像不影响什么吧,有什么好试探的?不对,他好像还欠她十本话本子呢,这可是作为给吴庸配药的报酬,莫不是他想赖账?

    关键是这个什么内功心法又是什么鬼?

    想着木槿收回眸光翻了翻手中的书,入目的是满眼的繁体字,不过还好,她认识。

    不看不打紧,一看木槿便被它给吸引了,于是一看就入了迷,直到帘帐再次被掀起,她这才从书中惊醒。

    抬眸看去,进来的是一直跟在白泽身后的小六,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兵,两人手中端了早膳药和清水,只是那早膳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人的量,也不见白泽的身影,莫不是昨儿个没带他去真生气了?不能吧?

    “小六,白副将呢?”木槿问了一声。

    “白副将出去办事了。”小六边放下东西边回答。

    “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至少半个月。”

    这么久?

    “怎么就我一人的早膳,将军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