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然,即便是真的醒来且营帐上破了个洞让她钻出去了,那么外面迎接她的绝不会是生,而是另一条通向死亡的道路。

    然而三人还没接近木榻,那本围着木榻的一群软骨生物突然一个反身对着他们扑了过去,所以杀人之前他们必须要将这一堆软骨生物给先杀了。

    眼见三人被缠住,暗影里又窜出了两人,直奔木榻而去,眼见那两把利剑就要刺中榻上的人,突然那本该睡着的人一个鲤鱼打滚躲过了两把利剑,待他们要收剑再刺之时,只觉得脖子一凉,再然后便没有了任何的感觉。

    而此刻的木槿半跪在木榻之上,一手指尖攥着金针,一手握着一把闪亮的匕首,两物尖端的染着的红稠之物是那么的鲜明。

    那与软骨之物相搏的三人有两人中招,被毒蛇咬中,瞬间便失去了战斗能力,还有一人侥幸没事,眼见其余四人皆丧命,立刻向来时的路遁去,而木槿怎么可能给他机会,送上门的完全没有退回去的道理。

    就在木槿的金针脱手而出对着那要逃命之人射出之时,暗夜里横空出现一抹银亮直接将她的金针给截断在半空中,发出叮得一声响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木槿掌中的另一根金针在看见那被月光半笼的身形之时默然垂下。

    “收拾了。”那人蓦然开口,那声音是久违了好几日的声音,然此刻听在耳朵里却不怎么美好。

    这人出现的这么刚刚好的截住她脱手而出的金针,这是来了多久了?她可以理解为他一直在一边看着她遇险吗?或者说是在以她为饵?

    是不在乎她是否会受伤,还是觉得她一定不会受伤?

    “是。”暗夜里有人应了声,然后极其迅速的打扫起了这满是尸体和血腥的战场,来人动作很利索,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便将战场打扫干净,可见这做这种事早不是一次两次了。

    五日不见,然后在这种场景下见面,这感觉……

    木槿从床榻跳到地上,对着那半笼着月光的身影抱拳行礼道:“将军。”

    墨翎没有应声,而是几步上前将手中截住的那根金针递到了木槿的面前。

    木槿看了一眼,伸手接过。

    “伤口要不要紧?”

    接金针的动作一顿,彼时木槿的手刚好触到墨翎的手指,只感觉那相触之间满是冰凉。

    顿了一下木槿接过金针收回手,“有一点撕裂。”尽管没有撕开衣服查看,但凭感觉,木槿依稀可以感觉到养了十来天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因为今晚上这一剧烈动作而功亏一篑。

    木槿的话刚落,墨翎突然伸手触上了木槿的肩,快得木槿连后退躲开都来不及,何况她为何要躲开?

    触手间已是带着粘稠的湿润,这就是所谓的一点撕裂?

    墨翎莫名有些愤怒,但一想到这是因为自己旁观,是因为自己以木槿为饵而造成这样的局面,那怒气顿时泄了一个底。

    “我替你包扎。”静默了一会,墨翎憋出了这么一句。

    木槿伸手拂开肩上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不用,小伤而已,将军还是去处理要事吧。”

    看似恭敬却是满满的疏离这种疏离让墨翎心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