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突然伸手在木槿的身上点了一下,木槿瞬间便感觉自己不能动了。

    “将军……”一声呼唤不知是带了几分怨几分怒。

    “给你的书看得怎么样了。”墨翎不理木槿的叫唤,边说边去点了油灯,并取了金疮药与绷带来。

    “将军不知道我不识字吗?”突起的亮光让木槿眯了眯眼睛,却是不妨碍她回答。

    墨翎放绷带的手一顿,随即道:“等过几日这事结了,我亲自教你。”

    木槿垂着眸没应声,这算是补偿吗?

    放好绷带,墨翎直接伸手去解木槿的腰带,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木槿陡然间眸中映出一双解她腰带的手,她本能的要躲,可身子却动不了半分,这才想起自己被点了穴道。

    躲不了就只能努力压下心中的那种退怯,她得多庆幸里面穿了背心,要不然她被脱光了,简直就没有办法收场了。

    木槿就那么看着那双手解了她的衣带就那么看着那双手拉开她的衣襟,再看着那双手从她的双肩之上将她的外衣剥落,看着看着本除了点点怒意的心竟起了几分荡漾,这感觉……

    肩上的绷带被扯开,带来的点点疼痛将那心底的荡漾压下了几分。

    绷带解开,涓涓血流瞬间变得清晰,抚着伤口的修长手指瞬间被染红,明明是滚热的血却让墨翎觉得泣凉。

    “你今日便是不出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将药洒上那伤口,墨翎生冷的说了一句。

    木槿的心因墨翎的话颤了几下,随后像是被踩中了什么,出口的话语极其的尖锐,“若我没出手,不知将军打算如何护我周全?”

    墨翎擦药的手一顿,不知是不是想要说些什么。

    木槿却不给墨翎这个机会,继续自顾自的说道:“若将军出手护我,那么今晚这一场布置岂不是就功亏一篑了?”

    布了局再出手破外?还做什么要布局。

    说到这,木槿轻笑了一声,紧接而出的话语不仅尖锐且满是讽刺,“或者说将军笃定我会出手护着自己,然后将军便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如此便可一箭双雕?毕竟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不是?怎么说我一条命也可换四十几条命,这个是个稳赚不赔……”

    “木槿。”墨翎突然出口打断了木槿的话,“你不信我。”不是疑问是笃定,一双眸子随着话语的出口而抬起,就那么盯着木槿的眼睛。

    “将军,是谁不信谁。”木槿不闪不避的反问了回去。

    她不恼她将她做饵,一个人与四十四个人比,换她也这么选,只是若是她必会事先告,哪怕不是商量是命令,而他一个字都未与她说过,所以究竟是谁不相信谁。

    木槿的话让墨翎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口中仿似含了黄莲泛起一阵苦涩,“我没有不信你。”

    不说别的,就说她也是吴海的猎杀之一,他怎么可能在这件事上不信她。

    木槿没有说话,而是垂下了眸子不再与墨翎对视,你是没有不信我,但你可知事先告知为计策,事后告知为利用,所以将军,你究竟将我当做了什么?

    看着垂眸的木槿,墨翎觉得木槿是不相信他的话,顿时间升起了莫名的恼意,“木槿,身为士兵要信奉将领的每一个决定,这是作为一个士兵的基本准则。”

    所以说我对你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士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