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我自己魔怔了,以为你纵着我一点,我便忘了自己是谁,便忘了自己身在何方,我于你来说可不就是一个士兵么,不然还能是什么?一两次的失控亲密又算得了什么?是我自己忘了这是个没有人权的时代,你一个将军不要说对一个士兵亲密了那么一两次,便是对一大群女人亲密那又如何?这里没有一夫一妻,只有一夫多妻,谁的权力大谁就是老大,其他人又算什么?

    “木槿谨遵将军教诲。”木槿依旧低着头,只是出口的话语不再是带着情绪,而是很公事公办,完全是一个聆听教诲的士兵姿态,然偏偏就是这样的姿态让墨翎恨不得掐死她。

    墨翎想是不是自己太纵着她了,才让她这么有恃无恐这么无法无天的气他。

    扯过绷带极其粗鲁的将那血淋淋的伤口包扎好,随即一挥手解开了木槿的穴道,再然后转身消失在了营帐之内,烦人的人和物眼不见为净,再留下来他真怕自己忍不住掐死她。

    这脾气给纵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将军他是兵,再不压制压制指不定哪一天要骑到他头上来。

    习惯了墨翎的阴晴不定,所以对于墨翎的蓦然离去木槿是半点也不意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木槿用脏衣服擦了擦肩上的血渍,然后将衣服叠好放进床榻下面的小盆里,随即熄灯上榻睡觉。

    最初的最初,当她发觉自己对墨翎有心思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子,她会不会成为插足的那一个,至于身份什么的,从来不在她的考虑之类,因为她觉得,这些对她来说都不是个问题,但今晚过后她大概需要好好想想了,毕竟这不是她原来的世界,有许多东西不一样,不一样到她不能忽略……

    不知道是因为半夜里闹了一场还是因为心情受到了影响,第二日的清晨木槿并不如平日那般在号角声响起的时候起身,而是赖床一直赖到了午时,反正也没有人管她。

    掀开帘帐,刺眼的阳光让木槿眯了眯眼睛,待适应了之后这才向外走去。

    此时已快要进入深秋,天气早已不再燥热,即便是正直午时,那吹来的风也带着丝丝凉爽之意。

    木槿去了月牙湖梳洗,顺便将昨晚换下来的血衣也一并洗了,然后去了后勤寻了点吃食,吃完之后在军营里随意晃荡了两圈消化一下,这才走向军医帐去取药。

    她取药是自己随意拿的碗,也是在指定的公共药罐里取得药,如此一来倒是绝了那下毒之人的路,以至于这几日她亲自取的药都是干净的,没有半点不该有的存在,毕竟那人总不能在公共药罐里下药吧,也不能每个碗都下药吧。

    大概是到了饭点,路上除了遇上一两队巡逻的士兵,基本上看不见一个别的士兵。

    木槿照例领了药将药放在了一边的柜子上冷却,正闲得无事的四处看看,这时一个小兵端着托盘急匆匆的冲了过来,直接往木槿身旁的柜子上一放,“哎呦喂,我肚子疼,劳烦兄弟看一下饭菜,我等会儿回来取。”

    匆匆丢下一句,完全不给木槿反应的机会跐溜一下冲了出去。

    木槿瞄了眼饭菜,荤素搭配,看着很是不错。

    那小兵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回来。

    “谢谢兄弟啊。”自来熟的道了一声谢,端起托盘又飞奔的离开,好似后面有人追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