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吴监军客气,这是本将军的分内之事,下次吴监军不用这么客气,有事直接派人去告知本将军便可,不要像这次一般让本将军从别处听到,若不是本将军恰巧听到了,哪能赶回来替监军主持公道,若是让监军受了委屈,本将军可不好向皇上交代。”

    墨翎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而一旦说出从来都是夹枪带棍。字里行间句句为吴海着想,却是在指责他的瞒而不报,更是告诉他这里是他墨翎的军营,不要以为有皇帝撑腰就可以只手遮天。

    玩惯了阴谋诡计的人怎么听不出墨翎话语的言外之意,整个身子气得都有些发抖,张口要说什么,那人却已无视他走到了校台边一副要开审的架势,让他只觉得心头的气越堵越多。

    几句话的功夫,除了杜衡的二十军棍还没打完,其余十来人已经接受完惩罚站起了身,要问这里面最扎眼的莫过于半身是血的木槿了,本就小小的个子,又瘦瘦的,如今再这么一副满身灰土半身染血又打了十军棍,还能站着,虽然凄惨了点却也着实让人敬佩了。

    “现在,谁能说说吴监军是怎么中毒的。”

    “末将午时有事去寻吴监军,恰巧逢吴监军用膳,末将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就见吃饭的吴监军忽然口吐白沫,随后末将立刻去寻了军医。”回话的是刚刚打完还没爬起来的杜衡。

    “监军之前可有吃其他东西?”墨翎侧首问了吴海一句。

    “没有。”

    “吴监军中毒是哪位军医鉴定与救治的。”

    “是下官。”下方的人群中有一人走了出来,对着墨翎行礼。

    吴海半耷拉着的眸子闪过丝丝冷意与算计,谁不知道墨翎在军医当中最信任的就是全贵,所以这鉴定的活不找全贵找谁。

    “具体。”

    “下官只能诊断出吴监军中了毒,至于是何种毒药,目前为止下官还未查出,且只能暂时压制,不能解毒。”

    “接触过饭菜的人可是全部在这?”

    “是。”这话是站在吴海身边的一个副将说的。

    “都说说自己是何时接触饭菜,又是怎么接触饭菜的。”

    “将军,我们送到其他副将几处的饭菜与吴监军吃的是同一个锅里的饭菜,整个后勤部的人都可以证明。”这是后勤部的两人阐述的自白。言外之意,这事与他们无关。

    “饭菜是小的传送的,但中途路过军医帐的时候小的肚子疼跑了趟茅房,将饭菜放在了军医帐药罐旁的柜子上,当时这个小哥在……”边说送饭的那个小兵指了木槿一下,“当时药罐旁还有一个看护,也看见了,回来后我直接端着饭菜就去了吴监军的营帐,小的没办法证明自己清白,但小的真没下毒。”送菜的小兵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满脸的绝望哀痛。

    “当时谁在军医帐看护药罐的?”

    “禀将军,是小的……”人群中一个人站了出来,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身子有些抖,不知为何。

    “你可有触碰饭菜?”

    “没……没有……”抖着声药罐看护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小的当时回营帐拿药材,回来看见她碰了饭菜,小的当时以为她是馋偷吃的……”边说药罐看护边伸手指向了木槿,身子抖得跟个筛子似的,好似在害怕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