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有这话说的很是巧妙,什么叫当时以为偷吃来着,那现在呢,莫不是看见那位对着饭菜做了什么。

    半低着头的木槿因为那看护的话抬起了螓首,并看向了他,而她这一抬眸那看护抖得更厉害。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有……”不仅抖得厉害还立刻改口往一边缩去,完全一副被胁迫过的样子,顿时间许多人看向木槿的眼光瞬间变了,虽没人出声,但却都不禁在自己的心中猜测着。

    “小兵别怕,是被什么威胁了吗?你且道来,本监军替你做主。”吴海看似公正却满是阴测的说了一句,捉人没将人捉死,失了第一次机会,拿来校场被墨翎抢先杖责堵了嘴,失了第二次机会,他还不信面对指证还能逃过去。

    “是她,是她,说我若说出去就毒死我……毒死我……”药罐看护猛的开口喊了一句,然后身子一颤直接晕了过去。

    这话很引人遐想,这晕倒也很引人遐想。

    就在吴海阴笑着要开口继续泼脏水的时候,墨翎抢在他前面一步开了口,“木槿,你可有什么要说的。”这话问的就好似没听见药罐看护说的那些话一般。

    “墨将军这是要包庇吗?”吴海好似瞬间好了一般,这一声吼吼的很是中气十足。

    “包庇什么?”墨翎侧首看了吴海一眼,冷凛的话语里满是讽刺,“不要说还未定罪,便是定了罪的人还有申辩的机会,吴监军这是打算凭借一人之词就定罪吗?还是说吴监军早就有了木槿是下毒之人的证据,若是的话,这公审也不比审了,吴监军直接拿出证据让众位将士看一看。吴监军放心,只要你拿出证据,本将军定对木槿严惩不贷。”

    证据,他狗屁的证据,要是有证据还能弄这么一出吗?

    若是这小子住在别处还好,弄个栽赃陷害简直简单得不得了,早就将她给弄死了,偏偏她住在墨翎的帐中,墨翎的营帐那是谁能随便进去的吗?一个弄不好可会被倒打一耙的。而这小子又太过狡猾,近个身都那么难,就是因为太过狡猾所以才必须在她成长起来弄死她,不然以后会越来越难搞,有个墨翎白泽就已经很头疼了,再来一个,他这以后的日子……

    “本监军是相信墨将军不会包庇的,但是这木槿怎么说也是墨将军的亲兵,这不是怕众将士……”

    怕众将士什么?无非就是怕墨翎庇护自己人,大家不服罢了。

    吴海说到关键的地方便不说了,直接留下了一个空白让众人自己去猜测,要知道有时候空白可比一句实实在在的话有杀伤力多了。

    “吴监军莫要忘了三年前本将军亲手斩了一个亲卫。”

    墨翎一句话堵得吴海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的苍白,他怎么就将这一茬给忘了。

    “吴监军还有疑问吗?若没有疑问本将军便接着审了,或者吴监军要自己审?”

    “墨将军请。”吴海吞碎了一口银牙。没有护?打死他都不信,若不护怎么他的人就没拖住他,怎么他就回来得这么及时,这么就弄到今日都没弄死那个亲兵。

    “木槿。”让吴海闭了嘴,墨翎眸光再次落到了木槿的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