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自刚刚墨翎唤她她便将眸光从那个昏倒的药罐看护身上收了回来微仰头看着站在校台上的墨翎,看着他和吴海辩白,看着他几句话将吴海给堵得死死的。

    一张脸此刻几乎没有了半丝血色,甚至满是冷然,然一颗心却满是柔软,这个人是很公正,然这个时候能公正就是对她最好的相护,比用苍白的语言护着她更有用。

    木槿看着墨翎,墨翎看着木槿,墨翎看上去依旧是那一副冷凛威严的模样,一如初见那般,可只有墨翎自己知道,他的心已不能如初见那般淡然,至少看着她一身狼狈却强撑着的模样,他的心在疼。

    看着墨翎,木槿苍白的唇微微张开轻吐,“我只能说当时我看见这饭菜的时候是没有毒的,从我眼前离开时也依旧是没毒的,至于这位昏迷的小哥所说的事,我一件也没做。”

    阐述般的话语如她的唇色一般苍白无力,至少听在他人的耳中是如此。

    “你说没毒就没毒,你说没做就没做吗?若说接触的几人里谁最有可能下毒,非你莫属,你可是这里面唯一一个懂药理的,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这话是杜衡说的,义愤填膺的话语里夹杂着满满的杀意。

    木槿微侧眸看向杜衡,半点也没错过那眸子里的杀意,轻勾唇角,“杜副将在将军帐前对我下黑手可有此事?”

    听到这话,杜衡的面色很难看。

    “什么叫下黑手,你拒捕,本副将只是想要缉拿你。”否认是不行的,毕竟当时除了自己带去的人,巡逻兵也看见了,更何况还有一个墨翎,他若否认只能更加说明他心虚。

    “谁知道杜副将是不是因为我知道你通敌叛国而杀人灭口呢?”

    谁也没料到木槿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特别是当事人,怎么说木槿也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且刚到军营不久,根本就是一个菜鸟,此刻不慌张就该是极限了,竟然还会反击?

    杜衡现实一愣,一愣过后几乎将周身的暴戾展现到了极点,“休要胡言。”一句呵斥就这么脱口而出,估摸着若是换个场合,杜衡就该直接招呼上去了,而他也确实抡起拳头,却在木槿那似笑非笑的笑容下愣是缩回了手,这一拳砸下去岂不是直接坐实了这罪名,给他一百张嘴他都说不清楚去。

    转身猛地对着墨翎半跪了下去,扑通一声激起了一地灰尘,“将军明鉴,这小子完全是栽赃陷害伺机报复,末将对辰国的忠心天地可见。”

    此刻的杜衡像极了暴怒的豹子,却又因为估计而硬生生的缩着爪子,这要多憋屈就多憋屈,偏偏木槿悠悠然的来了这么一句,“随便说说而已,杜副将何须这么激动。”那话语里的淡然就好似刚刚只问了一句你中午吃饭了吗?

    杜衡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吐了一口血,这完全是被木槿给气的。

    杜衡连嘴角的血都来不及擦,只死死地盯着木槿,“小兵,你可知随意污蔑将领是要受军法处置的。”

    “污蔑?”木槿伸手拨了拨额前落下的发,“刚刚军医帐的人说我一句,杜副将直接定了我的罪,我如今也只不过说了杜副将一句而已,杜副将便说是污蔑,同样的事指证,难不成就是因为杜副将是副将,而我只是一个小兵,所以一个只是污蔑,还有一个就要直接定罪吗?木槿一人死不足惜,可这身后的万千将士呢,他们用着生命守护者辰国的便将,杜副将就是这么对他们的吗?杜副将就不怕寒了万千将士的心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