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句句重复的话此起彼伏的响彻在校场之上,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一万将士就跪下了一半请命,且那趋势还在继续。

    此刻吴海的面色可想而知,但他不想放弃还想做着最后的挣扎,也不枉他以身试毒来陷害木槿。今日弄是弄不死她了,但至少在她还背负着嫌疑的时候暂时受压,到时候是圆是扁还不是任由他决断。

    然他想挣扎也得别人给他挣扎的机会啊。

    万千将士的话音一停,木槿再次抢了先机开口,“无色无味除了毒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食物相克,要知道世间万物相克相生,食物也不例外,上次白副将就是因为同食了柿子与螃蟹,最后腹泻不止。全军医,您当时去救治吴监军时定是检查了食物的,不知道当时监军桌上除了后勤送去的两道饭菜还有什么?”

    全贵没想到会突然点到他,愣了一下才答道:“还有一壶酒,不过没什么度数,好像是甜酒。”

    “不知您当时可有检查清楚每一样吃食,是不是每一样都看不出下毒的痕迹,但吴监军的脉像却是中毒。”

    “是,因为不放心所以又叫了两个同僚一个查探。”

    “不知道吴监军喝了那酒没有,若是喝了的话,许是甜酒与那道红烧肘子里的糖精相生相克了,且这显示出来的状态与那食物相克的中毒很相似。”木槿的话没有肯定,好似只是这么猜测一般,却是给出了另一种答案。

    “吴监军嗜酒,但军营有规定平日不得饮酒,所以吴监军便以甜酒代替,每日都会喝上一杯,这乃至众位将领都熟知的事情。”

    木槿用的是猜测,墨翎用的是陈述,陈述的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在全贵说了吴海桌上有甜酒之时,若吴海矢口否认没喝,这根本就是狡辩,一个嗜酒的人泛着酒不喝,可能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需要审吗?还有什么要审的,只需要证实一下便可以了,当然,若证实的结果不是木槿说的那样,也是还要继续审的,但至少现在有了突破有了怀疑点不是,既然有了就需要证实。

    “恳请将军当场试验。”

    一声又一声的请命再次响彻在校场之上。

    “让人去取木槿说的两样东西,再去捉极几只活物来证实。”墨翎很顺应民意的对着刘达下了命令。

    “是。”刘达脚下带风的亲自领着人就走了。

    吴海最后的挣扎就这样胎死腹中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个他意外发现的能不动声色的置人于死地的方法就这样被人给道破了,只待结果一出来,他便活脱脱的成了一个笑话,他自己贪杯导致了中毒,完全是自作孽,还劳师动众的聚集了这么多人,还扯什么大义,不要说他的面子里子,他在军中的那么点威严也要没了,简直就是一落千丈,而墨翎的威严却是上去了,以后再想弄死那个亲兵就更难了,至少同样的手段不能用了,他这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吴海已经没脸再待下去了,在刘达脚下带风的离去的时候,吴海直接两眼一闭昏过去了

    “军医,军医,吴监军昏迷了,快来看看。”站在吴海身边的一个将领掐着点高声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