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侧眸看了闭上眼睛状似昏迷的吴海一眼,倒也没太为难,“既然吴监军身体不堪重负,来人,将吴监军送回营帐,好生照料,等吴监军醒了,这结果差不多也该出来了,到时候本将军定会给吴监军一个交代。”

    还交代,那结果出来后简直就是吴海的一个污点。

    这会子吴海便不是真昏也要真昏过去了。

    墨翎一声令下立刻就被执行了,不消片刻,吴海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校场之上。

    台下,木槿的身子晃了晃,眼睛更是微眯了眯,显然一副要到达极限的模样,若不是木槿在来之前在身上扎了几针,哪里还有力气与吴海对持到现在。

    此刻她差不多要到极限了,然即便是现在她依旧不能倒,她不会留给吴海半点钻空的机会。

    眸光里,墨翎将木槿的强撑看得分毫不差,垂在袖中的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却终只能看着。

    大概是墨翎的眸光太过强烈,木槿微抬起眸子看向了他,要不是她家将军赶得及时她今日不死也很难翻盘,毕竟她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兵,比起她一个小兵蛋子,万众将士定是会信服一个监军的,而没有她家将军的力挺,她怎么还能好好的站在这,大概早被吴海一个借口给弄死了,弄不死也半死不活了。

    她想她那个时候停止反抗,大概除了知道挣扎与不挣扎的结果是一样外,大概也是在赌吧,在赌这个人是不是会来,是不是会在她没死之前出现,又是不是会因为她与吴海抗衡。

    结果,他来了,他没袒护他,但这没袒护却是处处袒护,他的出现就已经是对她性命的保障了,更是她能畅通无阻的与吴海抗衡的保障。

    这一切都在说明着一个事实,她家将军信她,这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看着墨翎,木槿笑了,不是刚刚的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一个安抚的笑容,一个告诉他她没事的笑容,尽管那笑只是稍纵即逝。

    木槿的笑没让墨翎心安,反倒是让他的心更颤,他只希望时间快点,只希望快点证实,快点给她洗脱罪名。

    大概是知道时间紧迫,不一会儿,刘达便领着人将需要的东西一一送了过来,检验很简单,就是分别喂两只活物一个甜酒一个糖精,最后再将糖精与甜酒合起来喂给最后一只。两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与一只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动的兔子很好的显示了结果,至此这件事也算是短暂的落了幕。

    而在真相出现的这一刻,木槿终于不堪负重倒了下去。

    墨翎几乎是在木槿倒下的瞬间就那么从校台上跳了下去,一把将倒了一半的人给揽进了怀里。此刻,明明倒在他怀里的身躯那么轻,却压得他的胸膛千斤重,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刘达,结果已出,下面的事你看着处理。”说着将木槿横抱起来。

    “是。”刘达领命。

    “全贵……”路过全贵身边时墨翎还不忘喊了一声。

    “是。”全贵应声紧跟了上去。

    蜷在墨翎怀中的木槿只觉心中一阵柔软,她的将军竟在万众将士面前接住了她……他竟接住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