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恭送将军。”身后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将士欢送声,这一刻木槿突然发现这些将士真的很可爱,很可爱……

    墨翎几乎是用飞一般的速度到达了营帐,他没有将木槿送去军医帐,而是抱回了自己的营帐,大概整个军营也就他这个营帐最安全了,至少吴海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找麻烦。

    入了营帐,墨翎像放置什么易碎的物品一般,轻轻将木槿给放在了她的木榻之上,而此刻的木槿可不就是个易碎物品么。

    全贵便是用跑的也不可能赶上墨翎的速度。

    看着那被血渍染红的半边身子,墨翎觉得自己的指尖都颤抖了,将人放下,以最快的速度找来了金疮药与绷带,比起内伤,此刻木槿最需要止血,不然不用救,光这失血就足以让木槿丧命了。

    伸手快速的解开木槿的外衫,扯掉那被染红了的绷带,尽管此刻伤口好似被什么给阻碍了没有流血,但那撕裂的血肉看着却依旧让人心颤。

    带着心疼墨翎一点一点将金疮药洒在那翻飞的血肉之上。

    这个时候闭着双眸的木槿突然睁开了双眸,入眼间是墨翎那深怕重一分就弄疼她的轻柔动作,看得她心不自觉的又柔软了几分。

    “我不是瓷娃娃,将军不用这么小心。”

    木槿的突然开口让墨翎手一抖,一大坨药就那么从瓶子里洒出来洒在了那伤口之上,然木槿却是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还有意识?”这句似肯定似疑问,似意外似欢喜。

    木槿的坚韧墨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每一次见她都会突破他对她的认知,且越发的让他没办法再去淡然的对待。

    “将军你不该接我的!”在那么多将士面前将她接住,这不是摆明了袒护她么?以后他还要怎么统领万军。

    墨翎一双眸子透过面具极其认真的看着木槿,与她那双半眯且涣散的眸子相对着,“我的人,只要是清白的我都该护着。”

    他的人呢……

    这话她好生喜欢……

    只是不知她是他的什么人呢……

    “将军……”一声呼唤好似在舌尖打了一个转一般,不然为何让墨翎那般心悸。

    生病与受伤之时是木槿最不会收敛情绪最肆意的时候,所以若是反叛将会无限反叛,但若是柔软也将会是无限柔软,担看在这个时候她遇到的那人与她究竟是何关系了。

    木槿掀了掀眼皮,努力将眼睛睁开将眸中焦距集中在那一双藏在面具后面的深沉眸子上,“将军可有喜欢的姑娘……”

    这话此刻问的好生不合时宜也好生没有头绪,但木槿就是问了,而墨翎竟然也答了。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依旧是上次山洞里的答案,只是此刻与那日相比少了凛冽霸道多了柔软缱绻。

    “若有木槿至此之后就只是将军的亲兵,若没有……”若是没有,她想做他心里那个喜欢的姑娘,这是她上次在那山洞没有说完的话,也是她昨晚想了一夜的话,她从不是一个认命的人,既然她与他身份有差,那么她就努力将自己变成那个能站在他身边的人,只要他需要……

    木槿好似气不够用一般,说到关键时候停了下来,不仅停了下来连努力睁开的眸子也慢慢的瞌了起来,好似刚刚的那些话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