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条小鱼没必要多费力。”言外之意既这么说就这么着吧,不用再问了。

    “那需要将他调离军医帐吗?”

    “不用,杖责二十以儆效尤就行了。”

    “是。”刘达抱拳领命,“将士们散开前全体要求让吴庸上战场,若是吴庸要歇着就继续打六十军棍,不然他们不服。”

    这算是想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吗?

    “吴大监军的公子我们岂可胡乱做主,去,将将士们的意愿传达给吴监军。”

    “吴监军还在昏迷……”

    “你就守在他帐外,他什么时候不昏迷了,你就什么时候禀报给他。顺便将他中毒一事的试验结果也一并禀告给他,也不枉吴监军劳师动众一番。”

    “是。”该禀报的都禀报了,刘达领命离开。

    随着刘达的离开帐内再次陷入了沉寂……

    刘达从墨翎的营帐离开几乎是分秒不耽误的就去了吴海的营帐。

    若说这军中谁最怕死,大概就是吴海了,没瞧见他这帐前帐后到处是守卫吗,这还是明面上的,暗处的就不用多说了。

    “刘副将。”作为守卫,对军中的将领那可是一等一的熟悉的。

    “吴监军可醒了?”刘达一脸关心的问道。

    “禀副将,还没有。”

    “这可如何是好,本副将可有要事需要监军决断。”刘达一脸的焦急。

    两个守卫面上出现了为难,吴监军不醒总不能去叫醒吧。

    “这样吧,这事的确有些着急,本副将就在这等,好第一时间在吴监军醒来之后禀报。”刘达直接一掌拍案,“你们不用管本副将,你们守你们的,本副将一边站着就行。”下一句直接就打算了守卫想要赶人的意图。

    刘达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守卫还怎么开口,虽然他们守得是吴海的营帐,但却也是这营中的兵,谁都不好得罪,于是直接目不斜视继续守卫。

    吴海是真昏迷了吗?必须是没有。

    他人虽然装昏离开了校场,但是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还是第一时间禀报到了他这里,所以他心里对刘达的到来可谓是门清。

    但他不想要见刘达,虽然没准备昏迷多久,至少也要昏迷个一两天吧。

    至于耳侧刘达说的等,既然他那么爱等久等着吧。

    平时很忙的刘达今日特别闲,这在吴海营帐外一站就站到了天黑,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半日下来营帐周围总是时不时的有士兵走过,刚开始还好,后来可能见刘达总站着不走,又一直站在营帐外,就忍不住问了,“刘副将你怎么一直站在监军帐外?”

    刘达是有问必答,“将士们不是联名要求吴庸上战场吗?说不上就再打六十军棍,不然不服。这吴庸又没犯错,怎好再打六十军棍,但这吴庸可是吴监军的公子,怎么也要请示一下吴监军。可吴监军一直昏迷,本副将得不到结果又不好向将士们交代,本副将在这守着好第一时间见到吴监军将此事处理了,给将士们一个交代。”

    就跟商量好了似的,这一下午从吴海营帐周围走过去的士兵没有三百也有两百,这问话的没有两百也有一百五,差不多刘达半柱香就要将这话说一遍,半柱香就说一遍,说到最后,在帐内躺着的吴海简直就跟听魔咒一般,可他还在昏迷中又能怎么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