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翎不解,不过却是照做,他不觉得木槿会这么无聊。

    于是墨翎取了一根金针扎在了木槿的天泉穴上。

    “将军力道可以再重两分,扎天府穴。”

    于是墨翎又取了一根金针扎在了天府穴上。

    “有点重了,再轻半分,少海穴。”墨翎又取了一根扎在了少海穴上。

    这一次的力道刚刚好,木槿又随口报了几个穴位,每一个穴位每一分力道都刚刚好。

    对此木槿表示很满意,但是,“将军,若是没有光亮你能做到吗?”木槿小心翼翼的瞅着墨翎,她实在没勇气四处透亮的脱衣服,要是黑黑的,她兴许还能掩藏一二。

    墨翎没应声,而是一挥袖熄灭了书案上的油灯,然后按照刚刚木槿报过的顺序再一次挨个在木槿臂膀上的穴道上一一扎了下去。

    这一次木槿还有点犹豫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木槿有一套治疗内伤的针法,木槿自己做不到,想请将军帮忙。”木槿边说边单手迅速的取下了自己臂膀上的金针,然后收进盒子里。

    “为何不找军医?”

    “力道掌控不好会死人的。”这事她的确是没说谎,当然,军医作为医者这方面肯定是有经验的,但她不觉得哪个能闭着眼睛扎,她可没那个勇气在军医面前脱衣服,不过这个她是不会说的。

    “本将军从没做过这事。”言外之意可能会失手。

    “我相信将军。”

    一句相信听得墨翎的心微颤,她这是将命交到他的手上吗?他一点都不觉得她说的一个不慎扎死人是虚话。

    话落间木槿便从木榻上起身走向墨翎的大床,“我的榻小,借将军的榻一用。”

    木槿的起身让墨翎醒神,眼前的漆黑让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掌灯,但一想到刚刚她问他没有光亮可做到,他转动的脚步就那么停在了那,有意想开口询问,但当抬眸看见木槿坐在他他的榻上面对着营帐背对着他开始宽衣解带露出一片雪背之时他到嘴边的话语就那般淹没在了唇齿之间。

    木槿不知道的是墨翎的夜视能力相当的好,即便此刻帐内一片漆黑,他依旧将她的背看了一个清晰,只是看不清那雪白之色罢了。

    “请将军按我说的穴位用刚刚的力道依次将金针插入。”

    其实木槿脱衣的时候手是抖的,她很怕墨翎问她为何要熄了灯更怕墨翎突然掌了灯,在沉默了片刻见对方没有问她也没有动作之时才勉强稳住了心神开了口。

    闻言,墨翎抬脚走到榻边上了榻盘膝坐在木槿的背后,并将盒中的金针取出,“开始吧。”

    木槿可以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背上,她只感觉每个毛孔都紧张的要竖起来了,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这才道:“肩中腧穴,陶道穴,督俞穴,天宗穴……”

    木槿说的很快,墨翎也扎得很快,一套动作下来,两人额间都生出了汗,但这第一次的配合却出奇的好。

    木槿是疼的,而墨翎则是紧张的,他怕自己行错一步会出事,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这么小心翼翼的行事了,好在一切顺利。

    “烦请将军等上半柱香的时间再为木槿取下金针。”木槿轻吐了一口气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