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不知道她随意的几句话让墨翎想了那么多,墨翎本就是个沉默少言的性子,所以他不说话木槿也不奇怪,只以为他没什么好说的。

    说说话的确能减少紧张感,这不没几句话时间已经过了大半。

    “将军,可以取针了,按照刚刚的顺序倒过来取,不用太快,取一根停五个呼吸再取。”沉默了一小会,木槿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再次开了口。

    墨翎也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了神,略微回忆了一下刚刚的那些穴位,然后伸手按照木槿所言开始取针。

    待最后一根金针被取下,木槿几乎是用风一般的速度拉上衣衫穿好,直到光溜的身子被衣衫包裹,木槿这才觉得心踏实。

    然墨翎的脸却黑了,因为木槿的大动作在墨翎的眼里那是极容易伤到她受伤的肩膀的。

    “金针就先放将军这里,以后每日都劳烦将军了,木槿有点累,先去睡觉了。”墨翎还来不及说什么,木槿就像个遇到猫的老鼠一样,跐溜一下找了个理由就溜回自己的地盘了。

    看得墨翎是欲言又止,最后索性将金针盒往一边一推,扯了棉被就躺下来睡觉了,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这床榻周围依旧萦绕着那抹属于木槿的淡淡药香……

    三日后的今天,辰国的军队迎来了又一次的战争,这一次敌军的战鼓敲得很响,战意很是浓厚。

    这一次由刘达领兵,率帐下四个营的兵上了战场,被众人联名拉下来的吴庸也加入了这场战役。

    战火缭绕,硝烟滚滚,这场战争打得很是激烈,打了两个时辰这一战才在敌军败北半成的情况下鸣鼓收兵。

    我军险胜一成,但自古战争就没有不受伤的,这一次我军死伤也不小。

    一个又一个伤员被抬去军医帐,哀嚎声可谓响彻整个军营。

    不管是从不参战的吴海还是只参与大战的墨翎,在这个时候无论在做什么都是会军医帐巡视一番的,哪怕只是表示一下关心,当然,这简单的关心都是吴海做的事,而墨翎则是除了安抚之外还从这些伤兵之中得到一些敌军的信息,更顺势了解一下为何会伤并作出适当的指点,好让他们下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而这也是墨翎得到军中将士拥护的原因之一。

    吴海例行惯例的来到了军医帐树立一下好领导的形象,只是当他入了军医帐听见一声很大且颇为熟悉的哀嚎声时瞬间不淡定了,因为那声音很像他的儿子的。

    但一想到他这个儿子破个皮都要嚎上一嚎,顿时提着的心又放下了些许,但脚步却是不由自主的向大帐深处走去,当看见自己的儿子一身是血的躺在军医帐内的草铺上,瞬间怒吼出声,“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不知这一声怒吼只是纯粹的发泄,还是对着谁。

    “爹……救救孩儿……孩儿痛死了……”吴庸一听到吴海的声音,立刻鬼哭狼嚎了起来。

    营帐里其他的士兵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嗤之以鼻有的满是不屑。

    而此刻吴海的全部心思只在吴庸身上,他就只有一个儿子,他好好的儿子究竟是怎么被伤成这样的,又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他还安排了人保护,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