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从深秋跨到初冬,天气已经明显的感觉出了寒冷。

    学了半个月的心法,木槿觉得她该实战一下,便是不熟练,她稍微掌握一些技巧也好,此后可以慢慢琢磨,而她之所以这般急,是因为没有时间去等墨翎慢慢的教她了。

    初冬的天夜幕降临的早,这也使得入睡的时间比之前又早上了些许,毕竟这大冷天的谁愿意在地上蹦跶。

    不过才月上中天便有许多营帐熄了灯。

    心法墨翎早几天就教完了,这几天教得都是该怎样融会贯通,而这些都需要木槿自己磨合,所以墨翎便是教也教得不多,还要看木槿自己的天赋。

    这晚,墨翎照例给木槿分析了一遍她贯通不了的地方,然后熄了灯,然就在他要上榻之际,木槿却叫住了他,“将军,你带我出去实地指导一下可以吗?”

    “没学会走就想跑吗?”墨翎的口气不太好,冷飕飕的和这初冬的天气一样。

    木槿想,大概将军是觉得她太不脚踏实地了,将军说的她也知道,急于求成是练武大忌,但她是真的有难处,或者这轻功先不学了?本就是为了跑路的时候快一点,其实给她些时间锻炼,她便是赶不上那轻功的速度,但跑起路来也是很快的。

    沉了沉气息,木槿觉得是不是先该将另一件事说说,比起轻功那件事她是必须做的,“将军,我想与你说一件事。”

    墨翎没有应声,而是径自的宽衣解带,一副要睡觉不打算理她的样子。

    木槿撇了撇嘴,果真是阴晴不定,他不应她也是要说的。

    “将军亲自训练一群新兵是想将他们训练成一群优异的特等兵吧。”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木槿开口的话语与之前的话完全搭不上边,且还和特训营扯上了关系,墨翎解衣的手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身后不远处的木槿,“想说什么?”

    见墨翎看过来,木槿陡然收了身上平日里的懒散气息,满身的坚毅开口道:“若说我可以帮将军将他们训练成以一敌百的特等兵,将军……信吗……”

    不知道木槿的话触到了墨翎的哪个点使得他的眸光陡然变得锐利,下一秒更是从几步远外出现在了她的一步之内,以极其压迫的气息看着她,“木槿,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她有没有想过凭她一个三个月的新兵她哪里的底气说这些话,更有没有想过这样的话会给她自己带来多少麻烦?就不怕被当做奸细吗?还是说太过信任他?

    “将军,我从不信口雌黄。”明明是训斥的话,可木槿却感受到了墨翎的关心,心不由得更加的坚定。

    “理由。”

    什么理由?这么说的理由?还是这么做的理由?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理由?

    墨翎只扔了两个字,半点多说的意思都没有。

    理由啊!她想好好的活着,想要变强与他并肩算不算?

    “不管是对于特训营的事还是对于我,吴监军都不会善罢甘休,将军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防备着,只有让我们从吴监军的眼前消失,让他寻不到半点踪迹,他的心思才会收敛,而无论是我还是特训营都不会再成为将军的累赘都不会再给将军添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