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话听得吴海只想揍人,他什么时候要求情了。

    “让吴国公求情?是认识的人吗?”太子很合适宜的开了口,这会子吴海是不想求情也变成求情了。

    “恩。”墨翎轻应了一声,“天色还早,殿下再多休息一会,翎先去看看那帮不成器的小子。”

    说着,墨翎对着太子抱拳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

    “醒了也睡不着了,不如本宫随翎一同去看一看?”嘴上征询着,脚下却已经动了起来。

    “我也去。”听了一会,苏莹莹没太听明白,不过哪有热闹就往哪凑就是了。

    墨翎没什么表情,太子无奈的笑了笑,叮嘱了一句,“拿个披风,外面冷得很别冻着了。”

    “我这就回去取,昱哥哥和翎哥哥可要等等我。”苏莹莹风一般的速度跑向隔壁那个属于她的营帐。

    对于太子的跟随要求,墨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慢了一步等候了他一下,然后两人就那么并肩而出。

    其结果就是本想着来好好表一表忠心的吴海就这么被华丽丽的无视了,无视得他一口老血堵在心头那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只能厚着脸哈哈的跟了上去。

    墨翎领着墨昱来到校场的时候,木槿一行人已经杖责完毕,但一行人还趴在校场之上还没来得及起身。

    许是在责罚的缘故,此刻校场上很是安静。

    “这是野人吗?”

    以至于这一声黄鹂般的疑问声在这一刻响彻的是那么清晰。

    而那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的一百零一人齐齐的看向这声音的来源。

    或许是一群人陡然看过来的眸光有些让苏莹莹顶不住,或是她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不妥,遂在众人看过来之际,很明智地躲到了别人的身后,而这个别人不是他人,正是墨翎,而墨翎对于这个扯住他袖子躲在身后的人并没有做出任何甩出或不耐的动作。

    这一幕很好的落在侧眸看过来的木槿眼里,若说昨晚是气恼,那么这一刻她着实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该遵循自己最初的情绪气恼的,可经过了昨日一夜的难眠,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半点气恼的立场,因为她从来就不是他的谁,她又凭什么去气恼他与别人的亲近,这果真是要替他人做嫁衣了么。

    由于趴着与站着的角度的关系,木槿并没有对上墨翎的视线,所以并不知道墨翎在她看过去的那一刻也将视线停留在了她的身上,尽管很是短暂。

    木槿看过去的一眼很平常,平常到没有半点波澜,平常到与那一百人一样表现出的是恰当的好奇,所以在看了一眼之后就收回了眸光,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完全没有半点被杖责后的模样,倒是另外一百人有人龇牙咧嘴,有人眉头紧皱,有人静如面瘫,总之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见过巡查大人。”看着那懒懒散散站起来的一百零一人,墨翎不明不白的来了这么一句。

    但是一群人却立刻从懒散的模样变成了一个标准士兵的姿态,统一对着墨昱行了个军礼,“巡查大人。”

    行完礼又对着墨翎行了个礼,“将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