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昨晚?”

    “这是打算狡辩?”

    “那将军呢?打算严刑逼供?”

    “不错的建议。”说着墨翎一个反手将拽着他手的那双小手反握拉过了木槿的头顶压在了她身后的树干之上。

    木槿后槽牙都气酸了,她是真的在用力掰,可为何她没能将他的手掰下,他却那么轻松的就挟制住了她的手,这简直太气人了。

    身子被压着,手被压着,只有腿能动了,于是木槿直接曲起腿就要顶墨翎,墨翎却跟腿上也长了眼睛似的突然就那么压了下来,用他的腿将她的腿给压住了,两个人的身子就那么贴近了,本就离得很近,现在几乎是近得没缝隙了,墨翎的呼吸直接洒在了木槿的耳朵上,洒得她的身子微微颤动。

    感受到身下的颤动,墨翎眸光微微闪了闪,便是时隔一年,有些东西是不会忘的,比如木槿的耳朵很敏感。

    “昨晚是不是你,回答我。”墨翎贴着木槿的耳朵低声的问着。

    木槿觉得自己要死了,这声音这敏感她觉得自己站都要站不稳了,但她不要服输。

    深吸了一口气,木槿努力平稳自己的语气,“将军,不是说要严刑逼供的呢?”

    “你怎知我没有?”

    这话要怎么答?

    “木槿,让一个人开口只要抓住他的弱点就行,不拘泥于形式与方法的,只要能让他开口就是严刑逼供。”

    木槿身子抖了抖,被耳朵上的热气给麻的,也是被墨翎的话给气的。

    踩她七寸就踩她七寸,能不能别这么厚颜无耻的说出来,是想气死她么。

    “所以呢,将军觉得木槿的弱点是什么?”

    墨翎不答,而是直接张口咬上了木槿的耳朵,不再似一年前那般只是轻咬了一下便松口,而是咬在唇齿之间用牙齿轻轻地摩挲着,耳朵就这么被人含在口中,除了唇齿更是不免与那舌尖相触,木槿没料到墨翎会来这么一招,身子直接一软,若不是腰间被墨翎的手给挟制着,这会子大概要瘫软在地了。

    而墨翎显然没有丝毫放过木槿的打算,咬了几下耳朵直接埋首在木槿的脖颈间,一口咬上了木槿的脖子。

    太过猝不及防,木槿一个没忍住嘤咛出声,“恩……”

    这一声让墨翎下腹一热,差点没忍住直接将人摁倒。

    避免擦枪走火,墨翎果断地松开了木槿身子往后退了退,只不过那缠在她腰间的手和挟制住她双手的手依旧没松开。

    “还不打算说吗?”

    木槿闭着眸子,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算什么,先爱的人要先败阵么?她的身子到底是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又到底是怎么被他抓住这个弱点的,真是疯了。

    深吸了几口气,木槿努力压下体内的酥麻继续负隅顽抗。

    “将军,你属狗的吗?”软绵绵的音调与其说骂人不如说在撒娇。

    这声音光听着墨翎就觉得热。

    “辱骂将军,木槿你是能耐了。”

    “谁叫你咬我的。”连将军都不叫了。

    “你。”

    一听这话木槿瞬间气乐了,要不要这么无耻,她欠虐吗让他咬。

    “你不要信口雌黄。”

    “木槿,这一年你果真是就长个子了,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或许你是希望本将军帮你回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