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着墨翎作势又低头。

    “不要。”木槿几乎是反射性的喊了一句,没办法人被制住了只剩一张嘴了。

    木槿那么一喊墨翎就那么停住了,停得相当的及时。

    “现在再问一遍,昨晚是不是你。”

    温热的呼吸就那么洒在脖颈之上,木槿只觉得心跟猫爪的似的,她不想再挑战了,要不是怕一个擦枪走火暴露女儿身,特么的她能这么被他撩来撩去撩到无力反抗么?这一年她可不只是长了个子,该长的地方可一样没落下,与一年前那个干瘪身子可是有相当大的差别的,最明显的就是胸前那两坨,这一个搞不好可就露馅了。

    所以说她大晚上的不睡觉,抽什么风要出来乱溜达,还想滑冰来着,这简直就是自作孽啊……

    “昨晚是我,我想回来和将军商量一下一百人怎么回来怎么安置的,不过见将军似乎没空,所以我就走了。”

    木槿咬牙切齿的开了口,那叫一个不情不愿,偏巧墨翎就喜欢她这副不愿意还不得不屈服的模样。

    人都已经回来了也没什么好商量怎么回来了,“你打算如何安置。”墨翎忍着想将木槿压在身下的冲动低声问道。

    “分散扔到各营继续磨练。”

    “可以。”对于这个提议,墨翎觉得很可行。

    “将军还有想知道的吗?没有的话可否放开我?”以后她一定要远离远离再远离,不然她这么被他吃得死死的,她还玩什么。

    千万不能再让他知道她喜欢他的声音,不然她觉得会死了一遍再一遍。

    “刚刚往河里跳什么?”

    “想滑冰可以吗?”

    “紫貂皮有机会赔你个更好的。”说着,墨翎放开了对木槿的挟制,再这么下去他不保证自己的自制力。

    木槿本来还有些软的身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半点也不软了,就连出口的口气都硬了许多,“不用,那本就是木槿准备带给将军的,将军喜欢送谁就送谁,不需要赔给木槿。”

    “送我的?”木槿话语的生冷让墨翎有些不适,但那话还是让他微微雀跃了一下。

    木槿没答,“将军还有事吗?若无事木槿回去休息了。”

    “这次来的巡查身份不一般,你注意一些,莫要使性子。”这算是提点。

    “是,木槿谨遵将令。”边说木槿还边对墨翎行了个军礼,“木槿可否回去休息?”

    缱绻的气氛早已一散而光,就如这飘落在地的雪花一般,一触即逝,却让人留恋它的美好。

    此刻的木槿像个刺猬,是墨翎最不喜欢的那种模样,他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有些不适有些恼有些遗憾还有些无可奈何,最后的这一切只化为了一声没有情绪的轻应,“恩。”

    得到应声,木槿离开的很是利落,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融入了黑暗之中再无身影,只余那道越发冷冽的黑色身影在雪夜下越来越僵硬……

    许是夜里下了一场大雪,天亮晨起的时候整个军营都附上了一层白色。不仅如此,一眼望去除了白就只剩下白。

    然这并不影响军营士兵的正常晨练。

    因为住在二营,所以晨起的时候,木槿这一行人自觉地坠在了二营的士兵队伍后面开始了晨跑。

    没有要强行加入任何一个队伍,只是单纯的坠在最后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