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翎出来了,我可不能再陪你扯了,小木槿,你自求多福吧。”说着白泽站起了身。

    “不劳费心。”丢下一句,木槿趴着开始装死。

    墨翎没多做停留,看了两眼便收回了眸光,然后看向了那一群还在打斗的人,“打够了没?”没有刻意的嘶吼,只一句平常不过的问话,却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让打斗的双方愣是停了手中的动作。

    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将领的料,不用刻意命令,随意的一句话便将场面给控制了下来。

    “没打够可以继续。”

    没有任何的怒意,好似真的让他们继续一般,然却没有一人再动。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沉默。

    “既然你们打够了,现在该换本将军了。”

    此刻的墨翎那叫一个霸气那叫一个帅,看得苏莹莹眼睛都直了。

    而最该看得那个人却埋头在雪地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泽。”

    “是。”白泽大声领命。

    “每人二十军棍,立刻让人执行。”

    “是。”白泽应声立马去寻杖责的士兵。

    参加斗殴的那些互相恨恨地看了一眼,然后很自觉的趴在了雪地之上。

    然在场的并不只有动手的几十个人,还有七八十个是旁观的,他们站得很直,没有半点要趴下的意思。他们认为至始至终自己都是局外人。

    墨翎一眼扫了过去,“全部趴下,需要本将军说第二遍吗?”

    “将军,我们又没有打架,为什么要受罚?”被看的几十个人有些不满的出口抗议道。

    墨翎眸光如梭,“既然你们当初跟着木槿离开了就是一个整体,有人犯错全体受罚,还需要本将军解释吗?”

    于是剩下的七八十个人不甘不愿地趴了下来,一脸被连累的愤恨。

    就这么会功夫,白泽已经将行刑的士兵给召了来,并利落的站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上。

    “杜衡治下不严,杖责二十。”

    “是。”杜衡没有半分不服,或者说不得不服的趴了下来,今儿这事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推脱不了责任的。

    “木槿治下不严,杖责二十。”

    木槿没应声,而是看向了吴海,“吴监军,您刚刚说小兵不能质疑将领的,将领便是错了小兵也不能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您说要罚小兵来着,一并说了,好一起打,让小兵一次性疼完。”

    “本监军的意思是不能污蔑将领,没有说有错不能指,现在杜副将都领罚了,本监军还要治你什么罪。”

    吴海这也算是将吐出来的硬生生给吃进去了,没办法,架不住木槿那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他威望已经丢了许多了,不能再丢了,更何况本来要保杜衡,现在他的兵当众斗殴已经没办法保了,他也不需要再赔进一些声望了。

    “哦,原来是小兵理解错了啊,原谅小兵没读过书道理懂得少。我还以为监军准备包庇杜副将欺压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小兵呢,原来是小兵理解错了,差点就冤枉吴监军了。”

    吴海只觉得喉咙一腥,什么叫包庇欺压,这简直就是要噎死他,可人家这话说得偏偏不是指责是原以为,这叫他怎么发作,只能有苦往肚子里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