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愿打愿挨,我强迫你了吗?”木槿侧眸伸手夺过了白泽手中的盒子,然后盖上塞入了怀中。

    他想买她还不想卖呢,这可是深山里纯天然的东西,仅此一份。

    白泽也就逗逗木槿,洗头的玩意他还真没太看得上,当然他是不知道木槿手中这东西的好啊。

    “你用冰水洗不冷吗?”这算是结束了上一个话题。

    “能问点有营养的吗?”

    白泽这完全是被嫌弃了。

    “那什么,你还好吗?”这句才是重点,扯了好一会这才扯到了最想问的话上。

    木槿洗头的动作一顿,随即挤干了毛巾擦了擦头发上的水,又拿过地上的脏棉衣反过来用干净的一面裹着头发拧了拧。

    “你觉得呢?”摸索了一会,木槿这才侧首看向白泽,不过却是不答反问。一双眸子平静的看不出半点的情绪。

    他觉得?

    白泽盯着木槿的眸子看了一会,奈何这眸子完全就是一汪平静的湖水,愣是看不出半点东西。然木槿的性子他自认还是了解几分的,连吴海都被她怼得呛声过几次,这么大亏就这么认了,他是真的不信。

    可是看不出来啊,到底是她道行深还是他道行浅呢?

    想着无比郁闷的将视线从木槿的眸子上移了开去,这一移就移到了木槿因侧首擦头发而露出来的白皙脖颈,那脖颈白皙修长看着白泽莫名的想咽口水,这怪怪的感觉吓得白泽立刻移开了视线。

    仿似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白泽捂嘴咳嗽了一声,“咳……”定了定气息再抬眸时木槿已经垂下了头,这才接着开口道,“那什么,我看你还不错。”至少这情绪控制得不错,不错到他都看不出什么。

    “你说不错就不错吧。”木槿微微勾了勾唇,带着点自嘲。

    手一松将擦好的头发往后一放,用一根带着随意的束起,然后便舀了水开始洗衣裳。

    敷衍的话加上木槿嘴角边那点自嘲的弧度让白泽瞬间获悉了一点木槿的情绪,果真还是生气了,也对,这情形不生气都难。

    许是白泽在军营跟将士们混久了,战友的意识比上位者的意识要强一点,所以没觉得木槿生气有什么不对,不像苏莹莹,觉得别人合该就比她下贱合该就凡事以她为先。

    白泽觉得自己该说些宽慰的话,于是便开口准备将墨翎后来说的那段话告诉她,“那什么,其实你走后,翎有……”

    有什么?不管有什么木槿也没给他继续说的机会,因为听到一个翎字木槿就立刻开口打断。

    “白副将,想我开心就来点实际的抓条鱼吧,别尽说些废话。”她走后怎样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更何况伤害已经造成不是谁想粉饰就能粉饰得了的,即便是要粉饰也该那个造成的人来粉饰,而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粉饰的。

    “鱼?”大概是那句想我开心将白泽的注意力给转移到了这个关键词上,“不是,小木槿你真不是存心为难哥哥吗?这大冬天的我上哪给你捉鱼去。”

    “冬天就没有鱼了吗?就看你想不想罢了。”

    “小木槿你这可就诛哥哥的心了啊,能让你开心的事,哥哥肯定是赴汤蹈火的,你等着。”能让木槿开心,白泽也算是豁出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