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营帐里一片漆黑,刚一进帐什么都还没看清,木槿就被一股力道给拽住,然后一个天旋地转就被压倒了。

    木槿脑子一晕,也不知道自己被压在了哪里,不过却还是知道压着她的人是谁。

    墨翎周身所散发的强势气息,瞬间让木槿升起了如同刺猬的保护壳,更是将她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蹭蹭蹭的又反弹了上来。

    “秋后算账吗?将军。”话语很呛没有半点尊敬,有的只是满满的讽刺与带着压抑的怒火。

    “半日不见踪影,有理了?”木槿怒,墨翎的怒不比她少半分,那压在木槿手腕上不断加大的力道很好的显示了他的怒火。

    若说半日前木槿没失踪墨翎还不足以这么大怒火,然这一等就是半日,再小的怒火这么一压抑一累积也足以变成火山。

    所以要说这半日木槿去消火了,那么墨翎就是在蓄火了。

    “有理没理还不都是将军说了算,我一个小兵又能奈何?”

    “小兵?哼……”墨翎冷哼了一声,“你见过哪个小兵敢这么跟将军说话的。”

    “这么说话是怎么说话,恕木槿不认识几个字不懂将军的意思?”

    “你……”墨翎撕碎木槿的心都有了,不过他不是要和她吵得,深吸了一口气,墨翎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这才开口道,“听着,今日之事,是吴海的手笔……”

    “呵……”命令式的话语木槿极不耐听,直接嘲笑出声打断墨翎的话,“将军是想说与你的娇客无关吗?”

    现在再说谁的错还有意义吗?便是吴海的手笔又如何?有人拿着刀架在那位苏少的脖子上让她来找她麻烦了吗?没有吧。所以那位苏少的蛮横行径凭什么不是自己买单。

    墨翎,你就这么急着给她买单,想过我的感受吗?

    一个娇字成功的让墨翎的手抖了一下,胸中的怒火似是也跟着抖散了几分。

    “木槿,一次两次的打断本将军的话,能耐了?”

    质问质问又是质问,连将军的架子都出来了,她看着就那么逆来顺受吗?

    怒火在这一刻爆发,木槿不再乖乖的被按着,抬头猛地撞上墨翎的头,趁着墨翎这一瞬间的分神,抽手抬腿对着墨翎就攻了过去。

    墨翎面上的面具是铁制的,木槿直接将额头去磕,还磕得很用力,可想而知那晕眩,但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这些,她只想从他身下逃离。

    木槿的不顾一切和墨翎没料到木槿会反击的微愣让木槿成功的从墨翎的身下逃了出来。

    墨翎晃神也不过是一息的功夫,下一秒便伸手去抓,于是一抓一躲的两人就这么交起了手。

    不过可惜,木槿不是墨翎的对手,但即便不是对手,发了狠的木槿那也是够墨翎吃一壶的。

    若是平日墨翎兴许会与木槿周旋上一番,但此时此刻他不想和她动手,于是在使出了全力且不惜迎上去被木槿揍上两拳的墨翎的狠手下,不过才过了十招,木槿就妥妥地再次被按在了墨翎的身下。

    凶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墨翎面对木槿踢出来的拳脚不但不避开而直接迎了上去,宁可被揍上两拳也要将人压倒,这样的不顾忌自身木槿能过十招就不错了。

    “打断话就算了,现在连手都动上了,木槿你果真是能耐了。”墨翎用了比刚刚还要大的力压着木槿,这次可谓是将她每一个能动的关节都死死地摁着了,让她是动了动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