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至于撞头,呵,谁还会上第二次的当。

    木槿那个气啊,一口银牙都咬碎了,是,她是打不过他,这点她知道,但那又如何,哪有不战而败的道理,可遇见个招招为捉她半点不防守自己空门的人,她便是比他厉害也还是要败在他的手上,更何况她是个不及的。

    所以这跟头栽的她认了。

    “天色很晚了,将军有话快说,不然木槿睡不好觉明日一不小心死在战……”

    剩下该的话全被被吞没在了对方的唇齿之间。

    唇上的一软让木槿瞬间傻在了那里,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只觉得唇上一痛,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剩下满满被咬的怒火,“墨翎,你属狗的吗?”气得连将军也不喊了。

    木槿口中的死字犯了墨翎的忌讳,于是他一急直接拿唇堵了上去,堵上之后发觉不对立刻张口就狠狠地在木槿的唇上咬了一口。

    而这咬一下的后果就是木槿直接连名带姓的唤了他。

    明明是怒火中烧的话语,还是骂人的话,可这声叫唤此刻墨翎听着竟是有些悦耳。

    “是又如何?”

    好似嫌自己说的话不够刺激,墨翎再次垂首,木槿被那逼迫的气息吓得一个侧首,而这一侧首正好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墨翎很不客气的张嘴就咬了上去,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他的脖子,她的侧首很好的给了他便利。

    脖子一痛让木槿眸光一缩,随即毫不示弱的直接一口咬上了墨翎那靠在她唇齿间的肩膀,只是隔着衣物这么咬很不得劲,但总归是咬到了,且咬得很大力。

    木槿咬得很用力,墨翎却松了咬的力道,就着木槿的耳朵轻声道:“木槿,你说我是狗,那么同样咬人的你呢,也是吗?或者说是野猫?”

    “你才是野猫。”木槿松了口,口气很冲的反怼了回去。

    墨翎微撑起身子看着木槿,“机会只有一次。”

    什么只有一次,木槿瞪着眸子如发怒的野猫一般看着墨翎,没听明白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咬也咬过了,现在能听我好好说话了吗?”

    这句话让木槿秒懂墨翎刚刚的话,所谓的机会就是咬他的机会,她自己松了口,所以这机会就这么没了,不是,他这意思她刚刚能咬到她还是他故意给她咬的,他这是不气死她就活不下去了是吗?

    算他狠。

    是,她打不过他,咬他一下还是他施舍的,那她不理他睡觉可以吗?

    想着,木槿果断的闭眼,她认栽了还不行吗?

    没有得到只字片语,意料之中的事,闹到现在能安静的听他说上一句话他也终算是达到目的了。

    “木槿,听着,来的那个巡察是鄢陵城里仅次于最高权利那人的人,你所作所为便是他不计较,旁人也会计较,他的身份摆在那不容你放肆,我不想你成为权势斗争的牺牲品,明白?”

    他不想她因他被别人利用,也不想她卷入那些莫名的斗争。

    木槿闭着的眸子因墨翎的话颤了颤。

    吹了半日的风,她可不只是想了想她和他之间的那点子半遮半掩的感情,关于那个大人的身份关于那个苏少的身份再关于白日里发生的种种她什么都想了。

    她只是看着有勇无谋可不是真的没脑子,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她都想了,比如那个大人护着那个苏少,比如这其中种种都有吴海的影子,比如那个苏少就是个被娇惯了浑身公主病的女子,再比如其实墨翎没有不帮她。

    但那又怎样,她就只是个喜欢墨翎的女人,而墨翎因为护着另外一个女人将她伤了,这是事实,怎么解释都没用,怎么解释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