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家国天下从来都不是她的追求,她的追求莫过于一个他。

    她多想告诉他这句话,但她现在的身份不能。

    木槿只作未闻状,继续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睡觉。

    见状墨翎微微叹息了一声,不过却没有任何要放开木槿的意思,而木槿也没有任何要开口求饶的意思。

    一时间墨翎竟是拿木槿半点办法也没有,不开口的人你能拿她怎样。

    “将军,巡察大人唤你。”在这两厢沉默中守卫的声音横插了进来。

    闻言,墨翎从木槿的身上站了起来,刚刚不觉得,这时一起身真是肩膀又痛腹部又痛,可见刚刚木槿下手都不轻。

    真是够狠的。

    “好好待着。”搁下一句话,墨翎便抬步向外走去。

    黑暗中木槿从榻上坐了起来,一双眸子在黑夜里灿烂无比,呵,她不仅要好好待着还要好好等着,等着他来求她。

    欺辱她是要付出代价的。

    墨翎出了营帐快步走向了墨昱的营帐,若没什么大事,墨昱这么晚是不会让人来唤他的。

    还没走近他便听见了一声声惨叫,“我的脸……啊……我的脸……昱哥哥……救救我……好疼……”

    听着这惨叫声墨翎皱了皱眉,随即快步走入了苏莹莹的营帐,果不其然墨昱正陪在这里。

    听到了动静,墨昱与苏莹莹同时看去,油灯下,只见苏莹莹一张脸满是红点子,很是可怖。

    “翎哥哥……救救我……我疼……”一见墨翎,苏莹莹哭得更厉害了。

    墨翎没吱声而是看向了墨昱,“怎么回事?”

    “不知道,一炷香之前听见一声惨叫我还以为怎么了,跑过来就就看见这样了,明明吃晚膳的时候还好好的。”

    墨翎眸子沉了沉,随即看向在他之前到来的老军医全贵,“全贵,看出什么没有?”

    “禀将军,苏少这模样有点像水土不服又有点像是沾染了什么过敏之类的,这情形老夫不敢随便用药,若是相冲这张脸就毁了,必须要好好研究上一番,可能需要一些时候。”

    “我不要毁容我不要。”苏莹莹瞬间惊恐,一个女人的脸太重要了,“昱哥哥,翎哥哥,我不要毁容,帮帮我,我不要……“苏莹莹的情绪特别的激动。

    “冷静点。”墨昱一把按住躁动的苏莹莹,“这张脸我会帮你保住的。”说着看向了墨翎,“翎,这事……”

    “你先安抚她一下,我出去一下。”说着墨翎转身就向外走去。

    墨翎回到自己营帐的时候帐内依旧一片漆黑,他扫视了一下,在木槿的那张小榻上看见了木槿已经裹进棉被的身影。

    看着那棉被裹着的身影,墨翎一时间复杂难耐。他几乎能想象出苏莹莹的脸是怎么回事,若说没她的手笔他都不信。

    但能如何,白日里她受了委屈,她这般做没有错,但……

    墨翎沉沉的看了片刻,开口道:“起来,去帮苏莹莹看看脸。”

    棉被下的木槿冷笑了一声,就她下的药还让她看,门都没有。

    木槿裹着被子就跟没听见一样。

    “你要怎样才肯去?”

    怎样都不肯去。

    “木槿,你这是要违抗军令吗?”软得不行墨翎只能来硬的,总不好看着苏莹莹真的毁容吧,要是苏莹莹在这里出了事,牵扯就太大了,他不想她被牵扯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