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除了杀戮就只有无休止的杀戮,除了鲜血就只有无休止的鲜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余地,因为你的手下留情就是对方索取你命最直接的武器。

    挥起落下挥起落下,木槿不知道是这杀人的动作重复的太多让她的手臂麻了,还是看着这无休止的杀戮久了让她的人麻了,此刻脑中除了杀就只有杀,再也衍射不出第二个词。

    “将军,小心……”

    嘈杂的厮杀声中,这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

    木槿觉得以墨翎的身手不会出事,但是她还是本能的在那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抬眸去寻找,而她这一抬眸恰巧看到墨翎被利箭射中从马上落了下来。

    又见离墨翎不远处的白泽大喊了一声,“鸣鼓收兵。”

    这一个分神让木槿的臂膀一痛,回眸只见自己的胳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木槿一个反手将人给击杀,然后拼着全力在人群中窜梭向那跌落马儿的人跑去。

    然白泽的那一声鸣鼓收兵使得战场变得混乱,所有的人都在往后退,特别是墨翎周身瞬间起了厚厚的保护层,而离得有些远的她根本就不能在这样的时刻靠近。

    这种只能看着而靠近不了的感觉让木槿很不好,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但再不喜欢,再这个时候她却只能妥协,不管她有多担心他。

    他再不好,也从没真正伤害过她,都是按照军规军纪,甚至还变相的维护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不管怎么样,她从没想过让他不好。

    不得不做出的妥协让木槿选择了跟随大队伍向营地撤退。

    主将受伤这对一个军队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一万多人的撤退,不是一炷香两柱香就能完成的事。

    等木槿完成了伤员的撤退和人员的点查之后,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木槿虽没看到人但没听到什么噩耗,这也算是好消息了。

    待从二营的队伍里脱离,木槿先回了墨翎营帐,里面没有人,下一刻就冲向了军医帐。

    木槿一眼便在全贵的营帐外看见了白泽,木槿立马冲了上去拽住了白泽,“将军呢,在里面吗?可有事?”说着就要往里面钻,却是被门口的两个侍卫给架着刀挡住了。

    这一挡挡得木槿一愣。

    “箭已经拔了,不过好在没毒,但还在昏迷。”白泽往后扯了一把木槿。

    “这挡着是什么意思?”木槿看着白泽指了指挡在营帐外的两把刀棱,声音比那寒风还要冷冽。

    白泽笑得有些尴尬,“你也知道翎是主将,所以这昏迷了必须严加保护。”

    “昱哥哥,翎哥哥会不会有事,他什么时候能醒?”白泽这话刚一落,帐内便响起了苏莹莹的哭喊声。

    这声音让木槿站定了想要前行的脚步,就那么望着白泽,“她能进,我不能进?”

    这话白泽不知道怎么答,恰恰好这时帘帐被掀了开来。

    墨昱领着苏莹莹走了出来。

    白泽拉着木槿往一边站了站,对着墨昱行了个礼,“大人。”

    白泽见木槿没动,伸手扯了木槿一把。

    木槿这才拱手行礼,“大人。”

    苏莹莹一见木槿瞬间嚎上了.“你不是我翎哥哥的亲兵吗,为什么我翎哥哥中箭了,你还好好的站着,你是怎么保护我翎哥哥的,你这么没用,还有什么资格做我翎哥哥的亲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