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啊你说啊……”苏莹莹说着就要上去推木槿。

    白泽一个激灵拦在了木槿的身前,苏莹莹这一推就推在了白泽的身上。

    木槿冷然的看着苏莹莹还有些红印子的脸,她果真还是太仁慈了,竟然还能让她出来蹦跶。

    苏莹莹见白泽护着木槿更加的生气了,“白泽,你给我让开,我说的不对吗?你不罚她还护着她,你……”她来这么多天都没事,昨天一遇上这个小兵就倒霉,她的脸肯定跟她有关,要不是这里不是她的地盘,她非撕了这个小兵不可。

    “莹莹。”墨昱恰当的开了口,只不过一向如玉的气息此刻不是很温润倒是带着点凛冽。

    一声喊让苏莹莹立刻歇了声。

    白泽也松了一口气,他哪是护着木槿啊,他这摆明了是护着苏莹莹好吧,不知道木槿现在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了吗,他真是怕苏莹莹那一下子推过来手就收不回去了。

    “白泽,守好这军帐,除了军医,闲杂人等一概不许进,否则翎出了问题,一概唯你是问。”墨昱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苏莹莹狠狠地瞪了木槿一眼,随后很不甘愿的跺脚跟着离去。

    木槿握了握袖中的手才努力压制住要上去揍苏莹莹一顿的冲动,刚刚要不是白泽拦得快,只要她的爪子碰到她,她不给她废了就跟她姓。

    苏莹莹的离开让白泽松了一口气,只是,白泽转首为难的看着木槿,斟酌着语气开口道:“小木槿……”

    白泽才开口喊了个名字就被木槿给打断。

    “不用为难,我走。”搁下一句,木槿转身就走。

    闲杂人等吗?好一个闲杂人等。

    只是她想去地方是谁想拦就能拦住的吗?

    ……

    大概是因为主将受伤昏迷,整个军营都笼罩在一股灰暗暗的气息之下。

    便是连这寒冬的夜都觉得要比平日里冷上几分。

    邻近子夜,一道暗黑色的身影借着夜色的掩护滚进了全贵的军医帐。

    帐内很黑,但是看清个床榻还是看得到的。

    木槿就地滚了几个圈一下子就滚到了床榻边。

    她也不想做什么,就是想亲自确认一下他好不好。

    他是主将,她不认为他对于这些突发状况没安排,但是她就是想亲自确认一下,不然她的心难安。

    木槿伸手摸上了床榻,很快便摸到了床榻之人的脉搏,这一摸却发现脉搏并没有她所想的那般虚弱,顿觉不对,刚要收手,手却被反抓,她刚要出手攻击,“木槿。”这声低沉的呼唤让木槿快要攻击到对方面门的手生生地停了下来。

    不然呢?在知道明知道是他的情况下一拳砸下去吗?

    该怒吗?他这样明明就没有多严重,至少达不到昏迷的程度,那么白日里她被人拦着他是否知道。

    可要怒吗?她明明就盼着他好的,现在他没事她不是该松了口气吗?是,她是松了口气,可却又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几乎是墨翎话落的瞬间,帐内的漆黑被一片微弱的荧光绿给照亮。

    她看到了两个人,一个白泽,一个墨昱,还看到了白泽手里的夜明珠。

    夜明珠,呵,够奢侈。

    刚刚她还以为是睡着的看护,现在倒好,哪来的看护,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木槿垂眸看向墨翎,眸色微冷,呵,都是演员,演得一手好戏,那么这伤呢?也是假的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