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得白泽直接就要跳脚,却在墨翎的微摆手下愣是坐在了那。

    绷带的扯落露出了里面那狰狞的伤口,这预示着白泽刚刚没有撒谎,而她也从没觉得白泽会撒谎。

    肩胛骨上露出了森森白骨,虽然没刺中要害胸口,但这里也很重要,一个不慎这手臂就能废了。

    这人明明伤得这么重刚刚还拽着她的手不放,这胳膊是不想要了吗?

    木槿只觉得心口窒息的狠,什么都不想说,直接从怀里拿出了个药瓶打开将药洒在了那伤口之上,血顿时止住,木槿刚要起身去寻绷带,抬首间白泽已经很殷勤的递了过来,木槿一把扯过替墨翎包扎了起来,然后又替他将里衣穿好,最后将药扔在他的怀里,“以后用这个,那些个破东西就别用了。”

    墨翎未语,却是用没受伤的手臂将药瓶给攥在了手心里,摩挲了一会转首对着墨昱和白泽道:“白泽,将昱送回去,这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现在心里有了底总好过没有底的好。”

    毕竟事关自己的身体,没有哪个心大的在听到木槿那一方最少一年最多三年活头的话而不动容的,此刻墨翎的话犹如醍醐灌顶灌醒了墨昱,墨昱敛了敛神又恢复了那副如玉的模样站起了身,“你好生养着。”

    白泽趁机将夜明珠丢到了墨翎的床上,然后回手抓了墨昱一个闪身消失在了营帐之内。

    顿时间帐内就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墨翎与站在床边的木槿。

    “将军若无事,木槿也告退了。”木槿没让沉默维持太久,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就在木槿转身之际,墨翎突然伸手扯住了她的手。

    木槿没敢再用力挣,却也没回眸看向墨翎,而是冷声道:“将军放心,只要将军将那位大人的血液给木槿,木槿会好好研究的。”骗她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她成全他,至于研究过后的治疗,这事可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墨翎没出声,却是用力一拉拉得木槿一个局促往后一倒,腿磕在床榻上直接就坐了上去。

    而木槿的第一反应却是,“你胳膊不要了?”低低的吼声满是怒意,说话间眸光率先落在墨翎那受伤的肩胛骨处。

    “关心我?”低沉的声音里带着点笑意几乎靠到了耳畔。

    木槿瞪了瞪眸子,这是要跟她耍无赖?

    她现在一秒钟都不想看见他。

    想着木槿利落的起身离开。

    只是刚一动,腰间却扣上了一股力道,硬生生缠住了她。

    “想废了我的胳膊?”那力道加上这句话,让木槿硬生生的压下了要起身的冲动。

    墨翎将下巴扣在了木槿的肩上,薄唇靠着她的耳朵开始解释,“非我有意瞒你,而是事急从权,只有出此下策。”当然他绝对不会说不想再承受一次昨晚的那种无力。

    “什么下策?骗我?还是故意受伤?”特么的都是借口,不就是怕她不愿意,故意设套给她钻吗?但是怎么可以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

    “没故意受伤,敌方是真的放了冷箭,我不过是将计就计,既可以借此替昱看病又可以借此助涨敌军士气然后反击,一举两得,这伤也值了。”他确实没故意受伤,而是将计就计。

    “值什么值?”不就是看个病,和她说两句好话会死啊,非要玩受伤。

    木槿气怒回眸,却忘了墨翎的下巴还搭在她的肩上,这一用力回首直接将朱唇送入了对方的口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