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似乎谁也没料到会变成这样,两人同时愣住了。

    愣神过后,木槿突然张口在墨翎的唇上咬了一口,有点痛却不是很用力,至少不会留下痕迹。

    咬了一口木槿便迅速的转回了首,并带着赌气意味的闷声道:“还你。”特么的真衰,主动送上门给人轻薄。

    还他?

    墨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气性不小。”一句话听不出是指责还是感叹。

    木槿跟没听见似的,“将军是不是可以松开让我回去了?”她可是有脸皮的,被骗了还乖乖待着,门都没有。

    “作为本将军的亲兵不该贴身照顾吗?”墨翎不松反紧,半点没有打算放走木槿的意思。

    “将军,我是偷来的,偷……”木槿着重强调了一下偷字,一口银牙就差没咬碎了。骗她来就算了,她连走还要被困着吗?

    再留下来她怕自己忍不住揍人。

    “怪我?”

    不然呢,还怪她吗?

    木槿没做声,在心底吐槽了一句。她就不该心软来看他,不过就是受个伤她急得什么个劲,可特么的之前怎么说的,受伤昏迷,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这样子气急败坏却又只能忍耐不发的木槿是墨翎最喜欢的样子,每每这个时候他都特别的想逗她,不过今晚是不行了,他没将人给气跑了就算不错了,而他的确做得有些不地道。

    “毒有把握吗?”

    “将军觉得我该有把握吗?”这话就有点赌气的意味了。

    “有。”

    “将军倒是信我,就不怕我趁机做点什么?”昨儿个她的委屈可还没人买单,她可没那么大方。

    “你不会。”

    呵,倒是挺信任她的。

    “我会。”木槿不甘主动权全部在墨翎的手中,梗着脖子说了一句。

    “木槿,昨日的事,你若要算账找我一人便是,我……”

    木槿的刺猬壳再次升起,“将军这又是要替你的娇客买单?”说话间,木槿双手扣在缠在她腰上的手用力一掰,人跟着一个旋转,瞬间便出了墨翎挟制站出了三米远。

    “我以为我们说的是昱?”墨翎忍下抚额的冲动。

    “有区别吗?都是一伙的。”

    “木槿。”

    “将军若无事,木槿告退了。”

    比起询问这句更像是告知,话落间,木槿已经带着属于她的气息消失在了营帐之内,徒留想要抓狂的墨翎独自坐在榻上。

    他到底又是怎么得罪她了,敢给他甩脸子,这脾气也真没谁了,谁纵的她……

    ……

    大概是敌方知道我方主将受创,本来三五日才有一场的战竟开始日日上演,而每一日我方都吃了败仗,一连三日的败仗让我方的士气很是低迷,而敌方的士气却高昂的很。

    高昂到在这冬日的夜晚都在自己的营地上办起了庆祝的篝火晚会。

    然就在他们正欢歌载舞的时候,本该是昏迷的墨翎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校场之上,而校场下聚集的是被打击了几日的万众将士。

    “将军。”在见到墨翎的那一刻,全体将士既兴奋又激动得叫唤出声。

    墨翎不仅是主将,更是整个军营的军魂。

    墨翎也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这三日的耻辱要不要讨回来。”

    “要。”一声盖过一声的呼唤响彻在天际。

    知情的,憋屈了三日,不知情,颓废了三日,不管是知情还是不知情的,此刻他们的将军站起来了,他们只想将敌方欠他们的给拿回来。

    “现在听从各营将领的命令整队夜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