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

    墨翎的任务就是鼓动士气,不需要他亲自上战场,只要他站着,辰国的军队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就跟铸入铁水一般屹立不倒。

    鼓舞了士气,墨翎便从校台上走了下来。

    至于那些士兵自有率先安排好的将领带着他们以安排好的作战计划去进行偷袭。

    而这一偷袭计划并不是营地里的每个将领都知道的,或者说墨翎醒来的消息并不是营地里的每个将领都知道的。

    当吴海知道墨翎清醒的消息要赶去探望时,下一秒便传来了墨翎站上了校台的消息,当他匆匆赶来校场的时候,墨翎已经下达了偷袭任务,这一切都杀得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要他相信墨翎是不久前醒来的他都不信,谁刚醒来没一会就跑到校场上排兵布阵,与其要他相信墨翎是不久前醒来的,不如要他相信这一切都是个预谋,而他则是被蒙在鼓里,作为一个监军,这么大的偷袭计划竟然被蒙在鼓里,这简直就是不将他放在眼里,这简直就是荒唐。

    校场上士兵涌动,吴海只要不是个没脑子的,就不会在这个士气振奋的时刻,在校场上去质问墨翎。

    于是憋着一口气,吴海尾随着墨翎回了营帐。

    在军医帐住了三日,墨翎对于自己的营帐还是很怀念的,或者说他是对他营帐里的那个人比较怀念,因为那人自三日前的那个夜晚离开后他再也没见到一面。

    墨翎前脚踏入营帐,还没来得及与那坐在油灯下的人说上一个字,后脚吴海就追了进来。

    “墨将军。”一开口那是火气十足。

    闻声,墨翎站定脚步,负手而立的看向一脸怒气的吴海,“吴监军。”

    “今晚的事墨将军不打算给吴某一个解释吗?”

    看见吴海的木槿站起身还没来得及意思意思的行礼,吴海就开始了指责墨翎,见此,木槿直接将那意思意思的行礼给省了。

    “吴监军需要什么解释?”墨翎几步走至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解释本将军为何醒来了?还是解释本将军为何派兵夜袭了?”

    “直到大军临行本监军才知道消息,墨将军难道不该解释解释吗?”吴海向前逼近几步,就差没指着墨翎的鼻子说你是不是故意瞒我故意耍我了。

    “本将军昏迷数日,一醒来便听闻我军屡战屡败,士气很是低迷。作为将军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本将军伤得是身子不是脑子,临时制定个振奋士气的作战计划还是可以的,不然这么些年的将军也白做了。”

    简单点说就是本将军带伤指挥全心系在将士身上,至于作战计划是本将军作为将领的智慧,怎样,有意见?

    墨翎铿锵有力的话语说得吴海那是一个字都反驳不了,他能说什么,说不相信墨翎昏迷,还是不相信墨翎有做将领的智慧,哪个都不能说,说小一点是怀疑墨翎,说大一点就是质疑圣意,怎么说墨翎可是御封的守疆大将,给他是个胆子他也不敢往这上面质疑。

    “墨将军不愧是陛下御封的将军,吴某佩服。只希望将士们莫要辜负了将军的一番苦心,将军好生养着,吴某就不打搅了,吴某这就回去好生等着大军凯旋的消息。”话落,吴海甩袖离开,那速度快的跟有猛虎追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