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只觉得脑子嗡嗡的疼,许是被刚刚那句未婚妻给扰得也许是被苏莹莹那堪称魔音的哭声给闹的,总之头疼得厉害。

    头疼加肚子疼,木槿这额头又附上了一层细汗。

    苏莹莹从来就不是委屈的主,前脚受了欺负后脚就一定会去找人来找回厂子的,特别是此刻不知道破相没破相,她这心里就更委屈的不行了。

    只见她捂着额头一路哭着跑到了议事帐,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直接冲到了墨翎的面前哭喊,“翎哥哥,你的亲兵推我,我的头都磕了,好疼……呜呜……”

    好在营帐里就墨翎跟白泽,影响倒是不大,只是这女孩子磕着头了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白泽,去请军医。”墨翎一边拉着苏莹莹坐下,一边吩咐了白泽。

    虽然他无意娶苏莹莹为妻,也不想纵容她的娇蛮,但是这人在他这里可不能毁了容,特别是这动手的还是他的兵。

    “是。”白泽应声立马离去。

    “不哭,手撒开我先瞧瞧。”墨翎捉着苏莹莹的手企图将她的手拿开,好歹给他先看看伤口。

    也不知是墨翎的话语起了作用,还是墨翎捉着她的手让她有些无错,苏莹莹竟是止了哭声,手更是任由着墨翎给她拿开了。

    苏莹莹觉得这一刻墨翎好温柔,心不免动了动。

    墨翎可不管苏莹莹在想什么,他只想确定伤口的严重程度,在看到没有流血致死磕得有些淤青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放开了苏莹莹的手。

    “没破,不过淤青了,等下让军医给你处理一下。”

    “恩。”苏莹莹蚊子般的声音恩了一下,委屈的不行。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和木槿扯到一起去了,怎么被她给推了?”墨翎尽量软和声音,事情始末他得先套出个话来才好解决。

    “她……她……”说到这个苏莹莹又要哭,眼泪汪汪的,不过见墨翎正望着她,她生生的将眼泪给憋了回去,不过却是带着苦音道,“我让人给你捉了鱼却做不出中午的味道,我就去找她让她做,她不肯,还窝在榻上睡觉,我很生气就去拉她,可她却推了我……呜呜……”

    苏莹莹避重就轻的说了几句,深怕墨翎细问,毕竟她那句未婚妻可不是能随便说的,于是就用哭来掩饰,可哭着哭着委屈又上来了,这一哭就没法收拾了。

    墨翎忍着抚额的冲动看了看帐外,先不管事实真相是否如此,这木槿推苏莹莹是肯定的了,至少苏莹莹不会自己去撞,她还没这份毅力,再者,这哭得怎么止,他就没哄过女人哭……

    在墨翎忍了好一会,军医全贵终于姗姗来迟,墨翎顿时得到了解救。

    “不哭,这事我会给你个交代,你先让军医给你治伤。”

    这事闻讯的墨昱也来了,苏莹莹这被墨翎说得刚要止住的架势顿时又起来了,“昱哥哥……我头疼……要破相了……呜呜……”

    于是墨昱又加入了哄人的行列。

    而去喊人的白泽则是在将军医请来之后立刻麻溜的去找木槿了,至于是透风还是好奇就不知道了。

    白泽虽然是个军营粗汉子,但是作为一个副将那观察能力可不是苏莹莹一个小丫头能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