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泽被噎了一下却还是努力辩白,“你甭管她娇气不娇气了,这事已经发生了,你就说你推没推人吧。”

    “推了。”她做过的是她从不否认,虽然不是故意的,不过她不屑解释。

    “那就得了,我呢也不是来指责你的,就是给你透个气,你自己掂量一下,待会儿指不定能有个三堂会审呢。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得走了,不然等下落得个报信的下场可不好。”说着白泽就要起身走人。

    木槿眼疾手快的伸手拽了一下,白泽啪地一下又坐回了床榻之上。

    “白哥哥。”

    木槿的这一声喊喊得白泽抖三抖,抖得都忘记自己刚刚要干什么了。

    “你喊我什么?”他没听错了,为这称呼他都不知道威逼利诱过多少次都没成功g

    “白哥哥。”木槿忍着突然加强的腹痛又喊了一声,一个称呼而已,为达目的,她不建议拿出来用用。

    又是一声,这一次白泽听得很是真切,手更是被木槿给拉着,白泽只觉得心有些痒手也有些痒很想反握回去,但这感觉太奇怪,白泽不敢顺从却又舍不得抽走,于是就变成了这样一幅执手相看泪眼的画面。

    “咳……”白泽用空着的那只手捂嘴微微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叫得这么殷勤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白副将问题没回答就跑了,木槿觉得很不地道。”木槿没白泽想得那么多,怕白泽跑了,直接拽着他不松手了,至于为何拽到了手上那纯属巧合。

    大概是这声白副将起了作用,白泽又恢复了常态,至于那被拽着的手直接选择了忽视。

    “什么问题。”

    木槿肚子疼得厉害也不想周旋,直接开门见山,“就是那位苏少,她是谁?”

    “你干嘛总执着她的身份,不是说了么,翎的亲戚。”

    “好,既然你不说,那咱们换一个。”说着,木槿突然向前靠了靠,离白泽又近了几分。

    木槿这一靠吓得白泽往后一退,但因手上的力道被拽着于是又坐了回来。

    “我吃人吗,这么大反应?”

    “不是……”白泽都没脸解释了,他的确反应大了点,“我只是……“

    “是也没关系。”木槿的肚子让她没空听白泽解释,“我就想问一句白副将有妻子吗?”

    “谁不知道我单身。”

    “那未婚妻呢?”

    “也没有,我一个沙场男儿,没得耽误人家姑娘。”

    “那将军呢,他有吗?”

    “他……”白泽蓦然卡住了壳。

    木槿眸中闪过一抹失望,这白泽的反应倒是灵敏的。

    “不是,我说你就一个亲兵,管吃管喝管打架,怎么连这个也管?”

    “我乐意。”

    “你乐意这事你也真管不着。”

    “问问不行吗?”

    “行,不过你去问正主啊,问我做什么?”也不是他不说,只是这事还真不好说,你说有吧,翎还没承认,你说没有吧,鄢陵那边承认了,这事真不好回答。

    白泽这一再推三阻四避重就轻的话便是不正面回答,木槿也多少猜到了答案,不管有没有,至少不会是没有,不然向来说话直的白泽不会这么顾左言右的。

    不过既然敢这么敷衍她,这代价还是要的,比如适当的掰弯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