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墨翎的营帐一向守卫都是在十米开外的,所以木槿回来没见着个人那是一点不奇怪,当然,你若觉得没人,墨翎在营帐里昏迷那很危险,这也是不可能的,当暗卫是吃土的吗?

    当然,此刻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苏莹莹看着墨翎看着看着心猿意马了,所以就想偷亲一下,只是运道不好,还差一点,帐帘被掀开了,她再大胆到底是个姑娘家,一听声音立马抬头了,连狡辩的借口都想好了,只是当看见门口站着的是满身血的木槿之时,苏莹莹脱口而出的不是狡辩而是,“你没死?”声音里的惊讶与尖锐一览无余,还有愤恨,因为她胳膊上的那一道伤就是被木槿给害的,要不是她不敌,翎哥哥怎么会丢下她,害得她被砍了一刀,这个小兵竟然还没死。

    听到这话,木槿乐了,这姑娘得多盼着她死,还有那愤恨的小眼神,貌似她好像救了她不是她的杀父仇人吧,这模样,恩将仇报?

    没有傻白甜只有白莲花,还是朵带毒的白莲花,不然也干不出偷亲男人这事,至少这个时代的一般女子是干不出来的,三从四德压都能将她们压死。

    “你没死我怎么能死。”木槿嗤笑了一声,出口的话不比苏莹莹好多少。

    果不其然苏莹莹的脸变得更加难看。

    “大胆,谁准你这么跟我说话的。”

    这是大小姐的威风耍出来了。

    木槿视若无睹的坐在了自己的小榻上,姿态那叫一个悠闲。

    “你,给我行礼。”见木槿无视自己,苏莹莹又呵斥了一声,将一个不谙世事只知道耍脾气的大小姐演绎得淋漓尽致。

    “呵呵……”木槿轻笑了两声,说不清是自嘲还是他讽,不过却笑得苏莹莹的脸色白了。

    她想揍她很久了,昨天夜里要不是她乱跑能让这么多人跟着受伤受累吗?现在还特么的跟她叽叽歪歪,还特么的问她怎么没死,这就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你笑什么笑?”

    木槿没应声,而是站了起来极其优雅的走向了苏莹莹。

    大概是木槿的气势太摄人,苏莹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然这个时候不要说是退两步,就是退上十步都不管用。

    木槿飞快的伸手拿起苏莹莹的手一个反巴掌抽在了她自己的脸上,“你总这么装着不累么?”

    不知是被木槿的话给惊着了,还是被木槿的打她的动作给惊着了,瞬间呆在了那里。

    而木槿根本就不打算给她反应时间,拿着她的手又在她的脸上抽了几巴掌,还左右匀称的很。

    被打了几下,傻子也反应过来了,苏莹莹一声尖叫猛地用力将木槿给推了开去,木槿也不躲,顺势就倒坐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喊着,苏莹莹就对着瘫坐在地上的木槿冲了过去,可是刚冲一半却动不了了,瞬间整个人惊悚不已,“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我翎哥哥和昱哥哥他们不会饶了你的。”

    “呵……”木槿就那么闲适的坐在地上冷笑了一声,还别说动手比忍气让人爽多了,“放心,我也会将你要偷亲将军的事告诉将军的。”她本以为这位就是小女儿心性,现在看来这喜欢可是深着呢,没瞧见都偷亲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