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一句比一句重的话语让墨翎掐着她腰的力道一下子就那么松了,松得他再也没有任何的理由靠近。

    她的归来让他失而复得让他想一直看着一直感受着她的存在,所以他将她抱上了他的榻,他记得自己做过的事,也知道她一定会有情绪,他想着等她醒过来纵着点哄着点就好。只是没想到她醒来之后不要说让他哄,便是让他纵的机会也被她给这么收回了……

    而木槿完全不顾墨翎那种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无力,在感觉到力道松开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起身,这一次墨翎也没再出手拉着她,她很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榻上,只是那棉被很凉,一如她此刻的心……

    那些话她不让他好过,而她又何尝好过……

    许是两人都需要静一静又许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天亮前的这一个时辰,整个营帐里就只余一阵静默和两人浅浅的呼吸。

    天一亮号角一吹响,木槿就从床榻上起了身,她昨晚是和衣睡得,被墨翎弄到他榻上后衣衫依旧没动,所以现在她依旧是一身血衣。

    想换衣裳,外衣还好,但里面……

    墨翎也起了身,不过他是穿着里衣睡得,起身之后,自然而然的便取了衣裳开始穿戴。

    木槿站在那看着自己的血衣看了一会又看了看不远处放着的干净衣衫,再感觉了一下只剩下淡淡不适的小腹,最后木槿转身面朝墨翎军事化的开口道:“将军,士兵们上了战场按照杀人的数目立军功,我和那一百将士帮将军救了人也算是立了军功了,将军是不是该给点什么?”

    墨翎穿衣的手一顿,“你要什么?”墨翎不答反问。

    “这事牵扯挺多,木槿不为难将军要军功了,但将士们都挂了彩多给点军饷总可以吧?”她是不想迁就墨翎了,但也不会盼着他倒霉,更何况这事牵扯出来对谁都不好,不过她的兵岂能吃亏,既然没军功就弄点实际的。

    “每人多发五个月军饷,走我私账。”墨翎半点没犹豫的就应承了。

    当然,这私账的意思也显示了这事的私密性。不过木槿也没当算将它公开。

    一个月五两五个月二十五两,还行,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两银子都要赚取好些时候,而大部分人愿意来当兵着实是冲着这丰厚的军饷来的。

    话说她也来一年多了,也算是个小富了,当然她这一年不在银子肯定没在她手里,这银子得要回来,不过不是现在。

    “那木槿就替将士们谢谢将军了。”说着木槿对着墨翎行了个军礼,完完全全的公事公办。

    对于这疏离的态度墨翎表示半点没看见也半点不想理会,只是木槿接踵而来的话直接让他一个没控制住力道连腰带都扯断了。

    “木槿不要银子,木槿要一顶私立的营帐,请将军恩准。”她不能再和他一个营帐了,先不说现在这僵持不下的关系,就她这发育了的身子将会越来越不好隐瞒,特别是初潮已经来了,以后会陆陆续续的每个月都来那么几天,她没那个信心不露馅,更何况之前他已经摸到了她背后的裹胸布,保不准哪一天他反应过来探究她就完蛋了,所以现在她迫切的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而眼前正好有一个机会,她必须得把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