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昱侧坐着,又被木槿的身形挡住视线,只以为墨翎过去拿了东西,并没有看见刚刚墨翎阻止木槿拿他汤匙的那一幕。

    本来木槿倒是没很在意,只想着去分析汤里面的东西,此刻被墨翎这么一按,然后又强制性的塞了另一个汤匙到她手里的时候,木槿瞬间在意了。

    她干嘛要听他的,他让她用哪个就用哪个吗?

    想着,木槿松开了握住的汤匙,眼见就要去拿另一个,墨翎黑着眸子开口了,“你敢换我就喂你。”

    木槿跟没听见似的继续去抓墨昱的那把汤匙。

    刚抓到下巴就被人捏住了,视线也被迫转移了一下。

    “用这里喂。”边说,墨翎边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压过自己的唇。

    墨翎的动作让木槿差点伸手直接将桌上的汤拍在他的脸上,不过最终忍住了并放弃了去拿墨昱的汤匙,而是收手用力挥开下巴上的那只属于墨翎的手。

    墨翎倒也没为难,木槿略一用力就松了。

    木槿懒得跟墨翎说什么,不让用她所性不要汤匙了,直接双手端起碗就喝了起来,当然,是一口一口品,而不是猛喝。

    见此,墨翎倒也再做什么,而是站在一边等着。

    此刻最难受的要数墨昱了,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灵上的,因为他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听得见,要知道刚刚墨翎的话虽然冷言冷语,但那内容简直太暧昧了,这样子一脑补简直就是吓死个人,之前苏莹莹所说的墨翎与木槿抱在一起的事情,虽然后来墨翎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但是墨昱在这个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会想墨翎不会是真的喜欢男人吧?

    一想到这个,墨昱就只觉得身上泛起得冷汗更多了。

    沉默在这一刻蔓延。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木槿伸手再次搭了搭墨昱脉,然后伸手将他身上的金针全部拔了下来,不过没插回腰带,而是扔进了乘着酒的酒壶里。

    一边拿起酒壶晃荡,一边问,“感觉好点了没?”

    “没有了那种无力感,不过还是感觉没什么力气。”墨昱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放飞的思绪开口应声道。

    墨翎在墨昱说话的时候,将一边的衣衫披到他身上顺势帮他穿戴了起来。

    “没力气就对了。”说着木槿将酒壶中的酒倒了点到一个空杯子里,然后这才将酒连带她放进去的金针倒了出来。

    墨翎与墨昱都不觉得木槿会没事留一杯酒下来,还是洗过金针的。

    木槿倒也不拖沓,一边将金针重新插入腰带,一边伸手拿起汤匙舀了少许的汤倒入了酒杯里,顿时酒杯里本来看上去无色的酒瞬间变了颜色,不是汤汁的颜色,而是幽幽的紫色。

    这一幕看得墨翎与墨昱纷纷顿住。

    “汤没毛病,很好的药膳汤,只不过里面多没多药材就不知道了,酒也没毛病,很好的美酒,正常人吃了都没毛病,不过巡察大人不行,同时喝会催发你体内的毒素运转。”说到这木槿已经收拾好金针,并起身站了起来看向墨昱,“其实今日便没有我你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最多受点罪,当然,这是不治的情况下,要是来了个庸医瞎治一下,会如何就不知道了。”

    所以说,这就是个连环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