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吃饭,我吃饭不行吗?你也没说不准我吃饭吧。”木槿昂着头丝毫不让的看着墨翎。

    “我准你吃饭,我准你跟别的男人吃饭了吗?”

    一听这话木槿更不爽了,什么别的男人,就许他跟别的女人你来我往的,她跟别的男人吃顿饭怎么了,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不许百姓点灯。

    “我就吃个饭而已,你还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了,你怎么不说。”也是怒到极致了,木槿几乎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团怒焰她压抑好久了,总是让她看着他跟别的女人这样那样,当她是圣人吗?行,就算她没立场,那他又凭什么管她跟别的男人吃饭的事,不过就是吃个饭,她干什么了。

    “别的女人?”木槿的话让墨翎的眸光微凛,带上了几分幽暗。

    “对,就是别的女人,你放开我,离我远点,别拿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木槿越说越起劲。

    墨翎的心颤了颤,别的女人和女人只两字之差,却是有很大的差别,之所以是别的首先得你自己是,就像他说的别的男人。

    还有那句‘别拿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这句话太熟悉了,他从小听着他母亲说到大。而这一句话则是起源于他父亲一时糊涂纳了个小妾之后,每每去找母亲,母亲都会说这句,他听得太多了。

    而现在的木槿和他的母亲何其的像。

    “木槿,什么叫别的女人?”一个大胆的猜测闪过墨翎的脑海,墨翎只觉得心脏都快不是自己的了,跳得都要控制不住了。

    按在木槿肩上的手因为内心的紧张与颤动,不自觉的又加大了力度。

    “别的女人就是……”疼痛让暴怒的像个小豹子般的木槿几乎脱口而出,然在对上那双闪着异样光芒的幽深眸子之时,木槿突然顿住了声音。

    墨翎的眸光太具有穿透性,让木槿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也瞬间让他惊觉到自己话语里的不妥,什么别的女人,自己是女人才会这么说。

    “说啊,怎么不继续?”墨翎的话里带着逼迫,好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般。

    木槿不知道墨翎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管是不是,这个话题木槿都觉得不能在继续下去了。

    “苏莹莹,苏莹莹不是女人吗?”木槿心里有些乱,但面上却是一抹决然。上一次差点被他揭穿,那个时候她都想认命了,但无奈出了苏莹莹那档子事,而现在,她是要做将军的,决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定会阻碍她的路。

    墨翎似乎不满意木槿的答案,手下意识的又用了力。

    这一用力带来的疼痛让木槿更加的冷冽,“哦,对了,不仅是女人,还是将军的未婚妻,不是么?”

    “不是。”这一次墨翎开口反驳了,不管木槿是不是他猜想的那样,他都不能让她误会,“我说过苏莹莹不是我的未婚妻,我墨翎不承认的事情就不会存在。”墨翎几乎低吼出声。

    木槿冷笑了一声,“将军当我傻吗?”说着看了自己的左肩一眼,“我不就是怼了苏莹莹两句吗,将军这是直接要将我的胳膊给废了,还说不是,将军觉得我信吗?”

    木槿的话和木槿的斜眼让墨翎这才惊觉自己太过专注于自己的思绪而忘了木槿肩上的伤,手抖了一下,但嘴上却是不松口,“与苏莹莹无关,只是你不听军令的惩罚。”

    狗屁的无关,绕来绕去还不是绕在苏莹莹说过的话上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