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为一直抗拒,光应付自己这异样的感情就够呛的人,哪里会好好的注意她,而他从不曾怀疑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有女子该有的耳洞,还有着男子该有的喉结,所以他就没怀疑过。

    甚至今天那一句话引起的突发奇想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希望她是女子了,所以产生了臆想。

    只是当他起了怀疑的念头一一回想的时候,竟然感觉许多事情都流露着破绽,就比如他那天在她身上摸到的异物,那日若不是苏莹莹打断,他定是要探究下去的,记得当时她似乎很怕他继续摸下去,一个男子又没受伤怎么会在胸部的位置绑那奇怪的东西,明明一年前是没有的,他看过她脱衣服的,只是似乎从来就没有一次是正面的。

    这些让她不得不去探究不得不去怀疑,奇怪的话加奇怪的东西,他再不觉得奇怪他自己就奇怪了。

    至于这喉结,她医术那么好,伪造一个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着,墨翎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到了木槿的脖颈之上,试探了一下,见她没动静这才去摸她脖子上的那个凸起的小点,然后另一只手又摸上了自己的喉咙,乍摸着相似,但有不同,她的喉结冰冰冷冷的没有温度跟她脖子上的肌肤感觉不一样。

    这一发现让墨翎的心顿时雀跃了起来,不过只能点点雀跃,毕竟这略微有一点差异的触感也不能说明什么。

    真想扒了她的衣服……

    可能是觉得暖和了,滚开没多久的木槿又动了,这一动吓得墨翎的手立马缩了回来,下一秒木槿整个人直接滚进了他的怀里,以前总是抗拒,所以即便她扒着他睡觉,他都会尽量不去碰她,而现在,他却想……

    墨翎的手就那么顺势的搭上了木槿的腰,现在她让他分分钟的想靠近,因为他想一探究竟。

    手指微动,很轻的力道,与其说捏不如说抚摸,木槿的腰他不是没碰过,但从来不是捏就是掐,没好好的摸过一回,也不知是不是心里的那点猜想作祟,只觉得掌下的腰肢那般的柔软。

    木槿几乎整个人贴近了他的怀里,他虽没有过女人,但是脱光了爬上他榻的女人他是见过的,所以女人与男人的差别他还是知道的。

    只要现在他将手放到她的前胸,只要摸上一摸,他就会知道,一切纠结都不会存在……

    可他这一摸下去要不是还好,若是他这般就是亵渎对她太不尊重……

    墨翎长这么大,这大概是第一次这么纠结第一次觉得害怕第一次这么惶恐……

    努力压制了好久,墨翎才压制住心底的邪念头,只要再等等,再等等就可以了……

    这一夜墨翎是在无比的混乱压抑和痛苦纠结中睡过去的。

    翌日,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了屋内,预示着又一个好天气的到来。

    木槿醒的时候只感觉腰上重重的,于是睁眸的第一眼就朝自己的腰肢上看去,只见墨翎的大手无比和谐的搭在她的腰上,木槿愣在了当场。

    她和墨翎睡觉睡了很多次了,自己那不着调的样子也是知道的,不过每一次都是她扒拉着墨翎,可从没有一次他的手会出现在她的身上,这是……要掰弯的节奏……或者只是一个意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