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木槿不知道钱金正在各种臆想她,只知道风尧的皮肤很滑,忍不住又摸了两下,这才收回了手,全程咯吱咯吱的笑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有点傻呢。

    而风尧,他想,大概这个乐趣太有趣太有挑战性,所以略微纵容一下也没多大的事,但他不知道有些事就是从纵容开始的,墨翎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不过他比墨翎好,至少他知道木槿是女子,不会纠结那么多,而这些都是后话。

    且说此时木槿咯吱咯吱笑着一路跟着官兵到了一处宅子,然后就跟什么也不知道一般一脚就跨了进去,风尧是个清醒的,不过也跟着跨了进去,反正是玩乐,他倒不介意整点有趣的,毕竟可能接下来有一场好戏要看,为了这场戏他也得忍忍。

    他是不知道木槿让路易送饭菜去城主府是不是为了通知墨翎,反正他是示意路易去了,当然通知的不可太刻意,这么好玩的事少了墨翎怎么行,越乱越能试探出好东西,不是吗?

    进了宅子,木槿和风尧两人直接就被宅子里的家丁给接管了,而官兵则是被钱金一个钱袋子给打发了。

    再然后木槿和风尧被关到了一间封闭的屋子里,再然后一股烟雾透过窗纱的小孔一点一点的渗了进来。

    此刻的木槿正坐在屋中间的小桌旁,整个人跟个软骨动物一样趴在桌上,眉眼娇俏的看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风尧,“哥哥,你知道他们吹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风尧很配合,也很想知道,不过不是想知道吹的是什么,而是想知道木槿是否知道,又为何会知道。

    “春风散。”

    “恩。”风尧只轻应了一声,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知道是干什么的吗?”

    “干什么?”

    “一度春风。”

    这一次风尧看着木槿没说话,静等着木槿的下言,醉酒醉成这样的,还真没见过,他很想知道她还会给他带来多少意外。

    “哥哥想不想一度春风啊?”

    “和谁?”

    “呵呵……”木槿咯吱咯吱笑得很是乐,然后站了起来,“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哥哥你说和谁……”边说木槿边走向了风尧,而风尧坐在椅子上动都没动半分,就那么满含趣味的看着木槿。

    三步两步一步,最后木槿站在了风尧的身前,然后双手撑在风尧两侧的椅把上,眉眼娇俏的看着风尧,弯下腰,一点一点向风尧的唇靠去,靠得很慢很慢,一尺半尺三寸两寸一寸。

    就在这时门啪地一下破开了,屋内那只差一寸的唇齿就那么暴露在了来人的眸中。

    若是风尧在上木槿在下,这画面兴许对来人来说还没那么刺激,但偏偏风尧在下木槿在上,这画面刺激得来人直接要杀人了。

    似乎是门破开的声音让木槿不爽,所以她微微皱了眉头,而那还差一丁点的动作就那么停止了,不知是不想前进了还是因为被外来因素干扰打断了。

    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一袭黑衣一张鬼面就那么映入了她迷蒙的双眼,然后木槿笑了,笑得很是张扬肆意,他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