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被扔上榻的木槿大概是觉得棉被软软的很舒服,不禁将脸颊贴在上面蹭了蹭,还在上面滚了两圈,像极了餍足的猫儿。

    看到木槿这番没心没肺的样子,墨翎握在袖中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才堪堪忍住没上前掐死她。

    昨天是和男人吃饭,今天,今天竟然就要亲上去,她怎么敢……

    一想到之前的那个他再慢上一步出现就要靠到一起唇齿相依的画面,墨翎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但怎么样,她喝酒了,喝酒了,醉酒的她他领教过,更亲过他,所以呢,他不是独一无二的,她一醉酒就亲人,逮谁亲谁,是不是这个意思?

    这个认知让墨翎更加的控制不住心思,更觉得左胸处控制不住的疼,疼得他想把它挖出来。

    就跟知道墨翎在崩溃的边缘一样,南星十分恰巧的将醒酒汤给弄来了。

    墨翎接过醒酒汤打发了南星走到床边,一点也不温柔的将趴在被子上的人给扯了起来,领着后颈的衣裳跟拎一只小猫一样。

    “把醒酒汤喝了。”

    木槿呆萌地看了墨翎两眼,然后直接用力对着要到唇边的醒酒汤一推,墨翎没预料到木槿会这样,手一个不稳醒酒汤就那么被木槿给啪地一下挥下了地,青瓷碗碎裂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墨翎的怒火再也绷不住直接一个前倾将木槿压在了床榻之上,一双眸子冷凛与灼热交缠,“醒酒汤不喝,是要我换一种方式给你醒酒?”

    墨翎告诉自己不跟醉酒的人计较,计较了也计较不出来,可她这般模样让他没办法不计较。

    木槿呆看了两眼,一副没听懂要思索的样子,随即直接咯吱咯吱笑了起来,“呵呵……你要怎么换……哥哥……”

    一句哥哥彻底让墨翎疯魔,他丝毫不能忘记木槿之前也是这么喊风尧的,所以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压着她的人是谁。

    “木槿,我是谁?”墨翎压低身子逼视着木槿。

    “呵呵……”木槿咯吱咯吱笑了两声,“哥哥啊……”

    “木槿。”一声低吼满是压抑,压着木槿双臂的手不断的收紧再收紧,而木槿脸上丝毫没有半点痛色,依旧是那没心没肺的笑。

    木槿的笑太过刺眼,刺眼到他想将她撕碎,而他也这么做了,只是在身子压下就要唇齿相依的时候,墨翎整个身子僵硬了,动都不能动半分,下一秒直接被人翻了一个身躺在了床榻上,而那个本来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反倒是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

    木槿依旧在笑,不过不再是那么没心没肺,而是带上了些许的冷艳,细长的手指抚过墨翎的唇一下又一下,“不喜欢我叫你哥哥吗?”

    她的武力值不敌他所以处处被压制,但她若真要反抗,她的毒他根本就抵制不了,而她从没想过对他用毒,只是今日,她不想再退让了,不想再成为被压迫的那一个了,明明错的不是她不是么?

    “你知道你叫的是谁吗?”墨翎眸中的火焰烈得要将人灼伤。

    “重要吗?”木槿不甚在意的用指尖摩挲着墨翎的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