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众人还没明白什么叫醒过来,下一秒木槿直接双眼一闭倒了下去。

    本该靠着木槿两步远的白泽先将人扶住,可待白泽伸手之际却看见木槿已经躺在了墨翎的怀里,明明刚刚还坐在上面案桌边的人,此刻却是抱住了木槿,这场景看得白泽一愣。

    “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墨翎直接丢下一句然后抱着木槿就出了议事帐。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墨翎连带着木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营帐内,只余下那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昭示着刚刚所发的事并不是一个错觉。

    白泽惊愣了一下立刻反应了过来冲了出去,去干嘛,当然是去找军医了,他本能的觉得墨翎一定不是带着木槿去了军医帐。

    墨翎的确没有抱着木槿去军医帐而是回了自己的营帐,以前或许还能不管不顾,但几日种种臆想证明木槿很可能是女子之后,他怎么还可能让木槿在大庭广众之下宽衣解带。

    黄石的流星锤他领教过,木槿腰侧的伤一看就是流星锤所致,胸前的衣襟也被擦出了碎布,上面有血,只是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别人的,还有胳膊上,伤不严重,但那一片乌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不过一会的功夫墨翎就将木槿抱回了营帐放在了他的榻上,伸手就要去解木槿的衣衫,却被看似昏过去的木槿一把给抓住,木槿的手力道不是很大,但是墨翎却随着她的动作停止了。

    “我的伤就是看着吓人点,我可以自己处理,不用麻烦。”木槿一句话说的很完整,只不过是气力小了点。

    她不让他碰她的伤,以前墨翎大概会以为木槿是在耍脾气,但现在墨翎的第一个认知就是她怕他脱她的衣服。

    “你觉得我信吗?”

    “信不信我也自己处理。”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定,她的女儿身好不能暴露,就是要暴露也不能是这种方式。

    “你是不是在怕什么。”墨翎嘴上说着,手上也动了,很有几分要强硬帮木槿看伤势的架势。

    不管是墨翎的话语还是墨翎的动作都给了木槿很大的危机,此刻她不要说反抗不了,就是能反抗也不能反抗,这绝对是妥妥的心虚的表现。

    而唯一能解困的就只有激烈的话语,“没怕什么,就是不想让你碰我而已。”木槿下意识的就这么说出了口,说完之后觉得有点不妥,不过想想也没毛病,她和他之前因为蝴蝶谷的那一场战役本就有了隔阂,而她和他之前不过就是暂时休战,她从没说过要原谅之类的,再有罗沙城街上他护着罗莲不顾她会被人给拐走之事,他两之间已经有了隔阂,一天不解除一天就不可能好好的。

    木槿的话果真让墨翎的手停了下来,然还不待他有下一步动作,帘帐忽然被掀了开来,老军医拎着药箱走了进来。

    墨翎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下,一见是白泽和全贵,这才站起了身,不管是因为木槿还中着他不会解的毒还是他不想再外人面前和她争,此刻他都必须退让。

    木槿松了口气,总算来了个救场的,她完全不能保证自己的话怼不怼得住墨翎,毕竟他就是个阴晴不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