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洒药是防那些可能会出现暗杀她的人的,她虽然看上去是个要死的人,但无论是吴海还是杜衡都不会安然的让她度过这七日的,所以作为一个现在不是很适合战斗的人,不弄点防备怎么行呢,而她最擅长的防备无非就是毒了。

    七步倒的那种,只要倒下了,就是没人去抓,这大冬天的又下着雪,在外面躺上一夜那滋味绝对的酸爽。

    只是,她唯一没想到的是墨翎竟然会过来,她若记错,两人白天似乎怼得很厉害,她还很不给面子的踩了他的花给他丢了回去,她以为他最多就是安排点人在外面保护她,或者听到动静救援一下,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没想到他会亲自来,还在明知道有毒的情况下……

    墨翎几乎是听到动静就冲了过来,只是越靠近步履越发艰难,他有想到木槿是不是做了什么,但还是不亲眼看到不放心,于是就走进了帐内,哪知越往里走越困难,不过在看到她安然之后,心也安了,更加确定了外面那些是她的手笔。

    而此时此刻无论是遵从本心还是因为身上已经走不出多远的毒,他都只想靠近她,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他已经彻底没救了……在知道她可能是女子之后他的心越发的难控制了……总想靠近她……靠近她……靠近她……即便白天被气成那样却还是想靠近她……

    虽然在看着,但帐内一片漆黑,墨翎面上又有一张面具,木槿并不能很好的感受到墨翎的情绪。

    不过情绪什么的这个时候她一点也不想知道,屏息感受了一下,外面没再有什么异动,这才再次将思绪转移到眼前这个人的身上。

    她要让眼前这个人以什么姿势滚蛋呢?

    想着,木槿又往后退了退,然后动了动腿,从哪里踹比较好。

    木槿还在选角度,墨翎却跟什么都知道似的开了口,“木槿,你今日若敢将我踹下地,明日我定扒光你的衣裳。”墨翎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威胁木槿的,就他观察她最怕被他扒了衣服,于是为了不被踹下地,墨翎下意识的就这么说出了口。

    却不知,这个威胁对木槿来说简直是太不好的记忆,因为她因为这个被他威胁了几次,所以……

    “好,不踹。”木槿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收了脚。

    然这个答案不但没让墨翎放松反倒更加的警惕。

    “扒衣服是吧?”木槿冷哼了一声,“将军这么喜欢扒衣服,不如就让木槿先扒了将军的衣服。”

    说着木槿直接伸手就扯了墨翎的腰带,然后那冰凉的手直接顺着衣衫的缝隙就钻进了墨翎的里衣。

    墨翎中了药身子不能动,但这药只是让他不能动,却没有封闭他的感官,在木槿的手胡乱的探进里衣触上他肌肤的那一刻,他的身子不自觉的颤了一下,不知是被那凉手给凉的还是被撩的。

    今日这药比上次木槿醉酒时给他下的药要重多了,也比午时重得多,不是他想用内力驱散就能随便驱散的,特别是在短时间内,而这短时间足够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所以他驱散不驱散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反倒会因此伤了身很是不合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