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令牌赵寅面色一变,似乎极为震惊,一时间看看令牌又看看灰衣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灰衣收回了剑,“我们不是敌人,至于能不能帮到将军,将军可以观看,在下只献计不参与任何抉择,将军觉得计策可行便行,不可行便不行,毕竟将军才是一军统帅,在下根本就左右不了什么,不是吗?”

    赵寅没吱声看了好一会令牌,这才开口道:“阁下意思是要做本将军的军师?”

    “军师过了,就是个出出计策的。”

    赵寅眸色深沉了一下,“眼下就有一困局,本将军这一仗败得莫名其妙,阁下可帮本将军找出原因。”

    这是要考验来人的节奏。

    “是在下的荣幸,不过需要将军的配合。”

    “请说。”

    “麻烦派人去周边的山林查探,不要放过一丝一毫,只要觉得有一点可疑的物件都给弄回来。另外派专门的小队去军营里挨个寻访,问问前夜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奇怪的事,记住是挨个寻访,上到将领,下到烧火工一个都不放过。不知将军可能配合?”

    “可以。”这不是什么不可行的要求。

    “如此,在下过几日跟着粮草队伍一同前来,还望将军到时候赏识在下,让在下留在将军跟前做事。”

    话落下一秒人就消失在了营帐之内。

    赵寅起身连忙追出帐外却连一个影子也没有,这人是谁连几日后粮草的到来都知道,不过想到刚刚的那个令牌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的惊讶。

    人已经出了营帐,赵寅直接召唤了一个巡逻兵让他去寻副将,他就相信那人一次,看看究竟能查出个什么来。

    这就是个发生在萧国主将营帐里的一个小插曲,小到无人得知,却是在瞬间改变了整个萧营的颓废之势。

    木槿是不知道自己辛苦设的局就这么被人给稳住了,不过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后续的她也管不着了,她此时此刻只想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全贵给她的七日断言已经悄声无息的在军营里传了开来,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白泽这个聒噪的讲给她听得。

    大概是自己救了他一次,木槿觉得白泽在她面前比以前更不要形象了,也更肆意一点了,这种感觉很不错,毕竟她还是挺看好白泽真心拿他当朋友的。

    至于墨翎,一二三四五六,到今天已经是六天了,她是不能出去晃悠,而他呢,呵,睡完就走人,特么的到底当她什么,清晨起来一个字没有一个鬼影子也没有,现在还给她一消失就是六天,她真想宰了他,这感觉真特么的不爽,下次再敢爬她的床,不毒死他就对不起她自己。

    木槿是被墨翎给刺激过头了,分分钟的想要揍他。

    收拾了收拾,在木槿准备踏出营帐之际,帐帘被掀了开来,一道黑色的身影踏步而入。

    三日前北耀回来了,但是却没有给墨翎带来他想要的消息,那个地址有人当兵,但那个人不叫木槿,她的信息不可能作假,所以只能是她在地址上做了改动,想要查就必须找出那一拨征兵的所有记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