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军营以服从将令为天职,哪来的那么多理由。”

    白泽眸光讶异了一下,墨翎这是公然寻私啊,吴海还不要跳起来,不过这个结果他喜欢。

    “好。”刚刚对墨翎的怨气那是一扫而空,准备去小木槿那告状的事也直接丢脑后去了,白泽喜滋滋的端着糕点就去召集士兵了。

    白泽前脚离开没多一会,隔壁就传来了动静,墨翎没动,而是取了桌上的一块萝卜糕放进了嘴里,轻咬了一口,姿态甚是优雅。

    果真不甜。

    一块萝卜糕被消灭掉之后,墨翎从书案前站了起来走出了营帐,再然后直接掀开了隔壁的营帐。

    帘帐掀开的时候木槿正躺在榻上休息。

    她是真的要休息的,她要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收拾那帮不听话的。

    而刚刚之所以比白泽晚了一些时候,是因为她肚子不舒服先去了一趟茅房,所以就晚了一些时候也与白泽错开了。

    听到动静木槿转过头看向了帐帘处,当看到那个出现的人是墨翎的时候几乎是本能的浑身升起了防备,然后一个用力坐了起来,只是坐了起来而不是站起来行礼。

    墨翎没有说话,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木槿,那越来越近的气息压得木槿有些喘不过气。

    所以在墨翎离木槿还有三步远的距离的时候,木槿忍不住先开了口,“将军有何事要吩咐?”

    “为什么不亲自送?”墨翎答非所问。

    木槿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墨翎所说是何,敛下了呆愣淡淡道:“送到就行,谁送不都一样。”

    “你觉得一样?”墨翎声音不由得沉了几分。

    “不一样吗?”木槿淡淡的回问。

    “木槿。”一声呼唤怒意尽显。

    木槿没吱声。

    墨翎沉了沉气息才道:“既不愿意亲自送又何必要送。”

    一听这话木槿不乐意了,“将军什么意思,是木槿多事了吗?”大概觉得坐着气势不够,木槿啪地一下站了起来,“将军放心,下一次木槿定不会多事,今日不过是顺手,想着早上将军送了木槿衣裳,正好在做吃食,就顺便做了来还将军的情。”

    “顺手?还情?”墨翎边说边向前迈步,不过两个喘息的功夫便将三步远的距离给缩短为了一尺,气势也变得更加的压迫。

    “不然呢,将军还想要独一无二吗?”木槿抬着头气势半点不输墨翎,“将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凭什么要求别人。”

    “什么意思。”木槿的话里有话,墨翎听得很是明白。

    木槿冷笑了一声没吱声。

    墨翎被木槿的话和木槿的态度弄得很烦躁,见她不吱声便有些不耐的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他,他的身子更是往前压了压,两个人的面庞靠得很近,近到那两张唇几乎要靠到了一起,“木槿,把话说清楚。”

    木槿不喜欢这个被强迫的姿势,他每次都这样,半点不顾及她的感受,对别人能那么温柔,对她为什么总是这么凶。

    以前,他待她纯粹她也待他纯粹,可现在,他们之间不纯粹了,他不待她纯粹又凭什么要她待他纯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